發惡

有人曾經這麼對我說
"這世界會有很多人千方百計偷走你的夢想,有時是無心有時是有意"

所以我一直披荊斬棘
遇神殺神
遇佛殺佛

要嘛死
要嘛好好的幹!

二二三的鳳梨罐頭

我明白所有東西都有它所謂的期限,
我明白。
就像媽媽買的麵包,就像相機的保固,就像人類的壽命,就像二二三的鳳梨罐頭。

我明白,但我不喜歡。
我不喜歡任何原本屬於我的,或我認為應該屬於我的,離開我。

就像我不喜歡丟棄東西,因為我不要他們離開我。
就像我不喜歡被人討厭,因為我不要他們離開我。

我明白是不應該,但我不喜歡。

昨天遇到了一罐當天過期的鳳梨罐頭,我毫不猶豫的買下了。
卻忘記,我不愛吃加工過的鳳梨。

剪掉了不止三千的煩惱絲

什麽事情?

就剪頭髮啊~什麽事情
從香港把新的自己帶回來了,就這樣

我不記得一把頭髮蓄留多少年了

斷斷續續都剪過不同的髮型,但看起來都是長髮
其實不一樣,有長的劉海,短的劉海,齊長,削薄,很多很多不同的

但別人印象中都是長髮,沒差

印象這碼子事很可怕
人們印象中,長頭髮都是美女
所以我蓄留長髮
為的是讓人以爲我是美女
好讓我在模特兒這行可以混口飯吃,好讓我可以演出更多美女的角色,好讓我可以在production工作的時候可以讓crew覺得我是弱質纖纖,好讓我可以問路的時候得到更多的幫助

但我還是剪了
爲了節目效果
也爲了看到新的自己
更爲了洗頭髮的時候不用這麽多洗髮精

“你好有當年梁泳琪嘅feel啊~”  記者對著被髮型師拉扯頭髮的我説道

而我則是靦腆的笑了起來,雖然我不是梁泳琪的Fans

樂於當女孩


早上起床+素顔                                 晚上回來+化妝后

我是一個相當童心未泯的人
呃…

是吧!

以前小學中學,因爲身高的關係,都被朋友群當作大姐姐
到了學院
我整個人就跟蛻皮一樣
把大姐姐的皮給蛻去了

我不喜歡當大姐姐
我喜歡當小女孩
永遠當小女孩

因爲小學中學的比較有所謂的“階級觀念”或“長幼有序”
但是學院以後,同學年齡從18,19嵗到30嵗都有(真的,我真的有這麽好學不倦的同學)
年齡模糊化~
孩子的個性更加變本加厲

我媽說過反過來了

是吧!倒過來活

但是越是這樣,就越發發現
這樣的性格,特別是對女生來説
年紀越大越吃虧
會被說成“老天真”,”13點“,”老年公主病“
諸如此類

呃…
好可怕

人都是看外表的
一個auntie臉,但是裝著小孩的靈魂
一個baby  臉,但是裝著老人的靈魂

大家都會選擇後者吧~!

那我寧可明年就真的末日
我不要老

在乎不在乎


照片是這期newtide雜誌的時裝内頁

說實在
以前嚷嚷著什麽不在意瀏覽率
不在乎人家怎麽想

一面倒的想要裝酷
故意的不去宣傳blog但卻每次簽名的時候簽上自己的blog址

噁爛
蠢斃了我

其實啊
我我我我
才是最Care的

希望大家都注意我
知道我
喜歡我

———————————————————————————-

不過又再
說實在

現在反而不希望有很多的人看到我的blog

希望可以放更多内心的東西在這裡

隨緣就好
看到就看到

原來啊
之前

真的很多人看我的blog呢!
但是都沒有留言

直到後來沒什麽寫了
才有我不知道的人浮現出來
問我
爲什麽不寫了


懶惰

———————————————————————————-

根本沒有打算過年的新年

婆婆走了
就在過年前的星期五晚上7點58分左右

從小是婆婆和公公照顧大的

公公06年走了
婆婆現在也走了

06年南無佬說公公進了鬼道
現在同一個南無佬說婆婆進了佛道

佛道耶
婆婆這輩子對家庭貢獻很大
但對社會好像沒有很多

爲什麽會進佛道
是累世積德嗎?

不捨得婆婆
我不想要她走

————————————————————————

婆婆的喪禮后
我們回來KL

吃了團圓飯

在家裏攤了幾天

終于病了
原本以爲是小事
吃顆葯 睡一睡就好了

但 在我身上的病
通常都會纏繞個3天以上

屈指一算
星期六到現在
差不多5天了,才稍微退燒

今天還吐了兩輪

好糟糕的一個年

不知道怎麽標題

呃…

我好像17嵗開始寫blog的
對吧?

上面那張16嵗的照片是當天要出發去參加“Jolin野蠻遊戲舞蹈大賽“前在學校拍的照片,無化妝
           21嵗的照片是學院要拍畢業照當天自拍的,有化妝

選了兩張角度相似 差異不大的照片

但臉部綫條好像有點下垂的感覺

我不能夠接受老化啊。

但卻是一個 夜貓子
我是

我不要老 不要老
因爲我的心智還停留在16嵗啊
16嵗

保持童心 應該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

去年做了很多事情啊
但是很懶惰去記錄

我很懶惰

很多時候我做了一些自覺得很厲害的事情
很想要跟大家說

但”大家“呢?

很懶惰在FB上面大肆公告
更害怕被人說我在炫耀 而討厭我

被討厭是很難過的事情

畢業后的世界縮窄縮窄縮窄
因爲我現在是多重身份的自由業人

沒有在固定的工作環境  自然沒有新的朋友
認識的人雖然多了很多
但是朋友卻沒了

朋友們 都往各自的目標去前進了

我是一個相當被動的人 不敢主動去邀約
只希望還會有朋友記得我
但好像沒有

哈哈

是過渡期吧?

——————————————————————————————————————————

ifublog一定要一直保留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