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那个想爱的季节–第十二篇–闯关

她又慢慢的缩回双手,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受不了唇舌在上半身游走的酥麻。我也因此又回到了甜蜜世界。我继续在滑腻的皮肤山谷双梅游走着,她缩回的双手,摆在2旁,紧紧的捏着,脸上的表情已经恍惚了。我轻轻的用手,把自己的牛仔裤解了下来,因为实在是箍得好辛苦。

然后我又继续沉溺在温柔怀抱中,慢慢品尝每一分的滑腻。我从嘴唇,到颈项一寸寸的往下移,一直到肚脐,腹部,她只是嗯嗯哼哼的,没有任何反对的动作。我轻轻的揭开裤子的纽扣,尝试往下移。她稍微挣扎看几下,就配合的让我轻轻的把裤子移开。阳光下反映想雪地的莹白,有如白玉雕塑,让我惊叹,女生,怎么能那么美丽动人。

薄薄的一层布,没办法掩饰粼粼的水光,我忍不住的吻上我响往了好久的幽秘。她就突然随着我的动作而诱惑的喘气,我直觉她需要更多的刺激。我把自己完全解放,也趁着嘴唇到处肆虐的方便,用舌头撩开了最后一层遮掩。我们终于都完全毫不掩饰的让对方完全看清,从此在也没有障碍。

我有点傻眼的望着那一片雪白滑嫩的蓬门,这回还真是初雪溶化,柔腻得像倒泻了蜜糖。我忍不住的把她抱得紧紧的,第一次用全身的肌肤紧贴对方,要让她明白,我是多么的在乎她,想把她溶化了,从此不再分离。我们紧紧相拥,狂吻了起来,彼此都相拥挤进对方的身体。

激吻了一阵子,我按耐不住的热情,好想倾泻出来。我尝试贴着她最滑腻的地带,开始了探索。我想要轻轻的滑入,可是因为紧张而无法得逞。好不容易卡在某处,像攻城军队,开始闯关。可是,对方察觉有敌来犯,顿时城门完全封闭,守得滴水不漏。我用攻城车一再撞击城门,却听到传来的痛呼声。

我顿时停止了,我看着她眼眶含泪,似哭非哭的表情,心疼都不知所以。我只好停止了一切动作。抱着她,在耳边说了对不起,然后就紧紧相拥。两人在冷静后,终于热情回降,回到人间。大家整理仪容后,便互相依偎在一起。她捏了我几下,说,以后不准那么坏蛋跟顽皮。我们不应该那么危险的玩火。我当然只有答应的份。

时间,在只有2个人时,是过得特别的快的。转眼间,又来到了考试季节,大家都忙着准备考试,所以见面的时间,更少了。而电话联络更是被她家人盯得死死的,只有在偶尔,她家没人时,才能够偷偷说上几句。实在是让我思念得心乱如麻。

我又开始进入疯狂思念的情绪,只能在她放学时,说一阵子话,送她回家也只能送一小段路,因为她怕被亲戚撞见。她说妈妈已经开始警告她了。我那时候根本不会体谅她的压力,只会不断的纠缠她,要她约会。而她因为不断的补习,温习,根本就已经没时间陪我。为了这样的情况,我们终于吵了好几次。

我第一次面对女生对我大发脾气,根本就不知道女生细腻的心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气什么。只觉得自己想要见心爱的人,根本就没有不对,相反的,还理直气壮得很。于是,她给我写了封信,约法三章,要考完试才可以见。因为,要是考砸了,她会被妈妈狠狠的修理。

我眼见两人的情况越来越紧张,也只好压抑自己想念的心情,只有在她上课时,远远的看她,不敢打扰她。

时间就在2个人一直没有见面的情况下,飞快的过度。终于也考完试,开始了放假。跟以往一样,假期时,要见面其实比平日上课时难的。因为她有门禁什么的,无法自由的溜出来约会。我又无法给她打电话,真是急得只好每天没事就在她家门口经过几次。希望可以看看她。

她家里有假期出游的习惯,然后在假期也会继续补习学琴等。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跟她见面。就这样,一整个假期,应该有三个星期以上,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完全没有见过面。对当时的我,还是第一次那么期待假期赶快结束,然后又可以好好的约会。那一个的等待,真是我这一辈子,其中一段最漫长的等待。

禁果,这么近,那么远。
—————————————————————————————–

这篇会比较短,因为现在是早上5点多了,有点神智不清了。这一段事情,还真是模糊得不得了。我只能勉强靠一点点印象,拼凑出来。 希望大家看在这次很快的更新,还是会喜欢这一篇。

其实呀,每次写的时候,压力都很大的,会担心这篇没上篇好看。而且有担心尺寸过度,字眼场面越来越含蓄。

香港,开始了炎热,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心却好像少了依靠,一直在流浪。何时能靠岸?

好了,受不了要睡了。早安。周末愉快。

那个想爱的季节–第十一篇–双梅

我们互相对望着,彼此的距离是那么的近。我看着她红红的脸庞,嘴唇旁甚至有点因激吻而残留的口水沫,也不知道是我的还是她的。其实,早就分不清了。接吻,是灵魂与灵魂对话的媒介,也让心与心连成一块了。我爱怜的轻轻要舔去这些涟漪,却好像更扩散了。

我们相拥着,我把脸埋在她的颈项,深深的贪婪的呼吸着她的体香,要把那一刻的刻骨,狠狠的铭在心上。我默默的沉淀刚才的激情,让彼此的情绪血压呼吸慢慢的恢复。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推了我一下。我才不舍的从怀抱中回到现实世界。大家坐在沙发上,整理仪容。她说:时候不早了,你要回家咯。我再赖了几下,又吻了几下,才甘愿离开。没想到,那是我唯一一次到她家。

初恋的热情,在物质匮乏的时代,是要花很多心思维持。而写情信及收情信,肯定是一种一项很美好的回忆。我们有时候未必可以天天见面。因为上课时间不一,而她还要补习练琴等。我们也时常写信给对方,告诉对方有多想念。她有时候喜欢用英文给我写信,说可以顺便练英文。

而我从小学就已经是个很中文的中文人,其他语文的掌握能力比起对中文的熟悉,有点像天才与白痴的距离。不过,既然是情信,我也会努力查字典,确保自己不会误会她的意思。她呀,不知道是考我还是卖弄,总喜欢用些很生涩的词。我倒通常都以中文为主,偶尔偷抄一些英文歌词混充一下。

那时候,我们都习惯抬头写英文名。她好像是用branda,我那时则是选了daniel当艺名。她的名字有什么意思,我倒是忘了。我选daniel是因为在圣经故事中,daniel是个很聪明,很有智慧的人物。是我所希望成为的目标。而那时候的传递情信方式,有偷偷留在对方的抽屉啦,又或者趁着午休时,轻轻的擦身然后交换。

其实呀,那时候跟她的恋情,早就街知巷闻了。我妈妈甚至去理发店时,都会被问起。原来我妈跟她妈是去同一家理发店的。所以在妈妈通风报讯后,我肯定了她妈妈已经知道这事了。不过在学校为了避嫌,人多的时候,我们还是会保持一段的距离。亲密的动作只能留在秘密基地才可享受。

说起秘密基地,倒是让我想起几个死党为了窥探私隐,跟踪我因此知道了我的秘密,后来时常拿这一个来威胁我要请喝六味汤。不然就会打扰我拍拖,不过保护费缴了的话,甚至会在远处帮我把风。

在香闺之旅后,我也想要邀她到我家去。我家只是间小排屋,我则与哥哥睡在另外搭出去的小房间。房间摆了书柜书桌衣柜以外,就是2张薄薄的床褥。那时候,冷气还是奢侈品,所以只有一盏挂壁式的风扇。房间是有点向西,所以在下午时,是蛮热的。

哪一天好像是周末吧,我一早就知道我哥当天会出去一整天的,所以我早就邀她,来我家听听我给她写的新歌。同时也让她看看我小时候的相片。她当然也很开心的赴约,因为自从长吻事件后,我们又一段时间没相聚了。

到了家里时,家里好像也没人。我们在客厅聊聊几句后,我就带她往房间去。关上门,就是2个人的小天地了。我给她看我小时候的相片,看我家里人的相片。过后就拿吉他唱歌。

唱了几首情歌后,加上外头太阳的催谷下,房内的热度越来越高昂。在一阵的双眼对看后,我放下了吉他,相拥起来,又开始热吻了起来。因为家里没人,又在自己房间,我更是肆无忌惮放大尺寸的撩拨她的欲望。我们的动作慢慢的从坐着相拥,变成躺在床上。

不知道是多日没有亲热,还是因为家里没人,她也放下所有的负担,很大胆的回应我的所有动作。我则因为这些回应,更勇敢的探索她的全身。在一番的厮磨后,我的胆子就更大了,觉得被衣物阻挡着,毫不方便,我期望有更亲密的接触。我掀起她的衣服,她轻轻的抵抗2下,就任由我胡闹。最后,我终于第一次完全清楚的看到,女生胸罩的全景。

她那时候也只是穿着少女型薄薄的胸罩,好性感。我像小狗般,在她胸前不断的乱拱乱舔,享受着脸部直接与对方滑嫩皮肤的亲密接触。亲了几下,我终于都忍不住,把她的胸罩解开,让以往只能若隐若现的山坡美景,完全毫不遮掩暴露在我眼前。

她害羞得紧紧闭着双眼,脸色桃花纷飞,娇艳得无与伦比。我心中无比的激动,看着红粉霏霏的岭上双梅,忍不住学着小说上的描述,轻轻的含在嘴里。她的声音赫然媚得要滴出水来。我也只感到全身血液只集中一地,急需抚慰。我脱去上衣,再次抱紧她,身体的肌肤,终于在没有间隔的情况下,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原来,体温跟体温的紧贴,会让血液以时速几千公里的速度在全身窜走。我轻轻的离开拥抱,再次用嘴唇游走所有的赤裸地带。我听着她的呼吸及呻吟,猜测着她的敏感区及让她忘记一切顾忌。我这一刻也异常的希望被抚摸。我轻轻的握起她的手,带她到一个需要被温柔溶化的地方。

她的手颤抖的要紧,可是还是顺着我的意思,像疼爱着自己心爱的宠物慢慢的抚摸。虽然还隔着2层布料,可是手心的温度还有移动所引起的摩擦,还是让我的呼吸,忍不住的粗重起来。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停顿了。

双梅在轻吻下绽放了娇媚
—————————————————————————————–

隔了快10天,终于又在一个无法入睡的早晨,一气呵成的完成了第十一篇。有关亲热的部分其实是又到了另一个程度,但是在用字上,我却必须变得更含蓄了。毕竟,一直被狠批写色情小说,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好受的。因为,故事要到了最后的结尾,才会知道,为什么我会从这个角度去缅怀初恋。

在香港的生活,渐渐的忙碌起来。可是,不知道是天气还是荷尔蒙失调,最近都郁闷得厉害。所以心情是很莫名其妙,也会时常觉得寂寞。可是,毕竟是人生路不熟的地方,资源有缺乏,我只好拼命的压抑,可是,心里却不断的呐喊,神呀。。。。我要桃花运。哈哈。。。。。

久违了的艳遇,你什么时候,才要跟我重逢。

今晚,要做一件没有做过的事。。。。。。。别想歪啦。就是一个人去看演唱会。嗯,张宇+陈升+黄品源的无敌组合,就算一个人去也无所谓,整个香港红墈的观众,都是相约好的。呵呵。

端午节快乐,虽然没有妈妈的粽子,但是有好歌声,我想,寂寞只会在演出结束后才出来纠缠。

那个想爱的季节–第十篇–记录

幽秘之地探险后。我的心态起了微妙的变化,感觉上自己又向男人及长大这个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在看到自己那一些好像还是傻乎乎的男同学时,心里会有点优越感。然后心里会出现OS:你们只能在影像中感受的事情,我已经在实际生活体验过了,在人生的成长过程,我又比你们快了一步。有点像经历了某种宗教仪式的犀利,烙印了成长的图腾。

另外,我也反复的想,到底肉体的亲密程度在爱情里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不知道女生的想法是怎样,但是对于一个小男孩来说,她所允许的亲密度,让我受到很大的鼓舞,那种对她更加迷恋及很爱很爱的感觉,不断的提升。(写到这里,一定又有女生要跳脚,问说要是没有亲热,就不会爱?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这样,我只是老实的写出我当年的感受。适当的身体语言,的确会增加亲密感,不是吗?)

所以每一次在身体语言上更进一步后,我对这段感情的归宿感及亲密感会加倍。也就是会觉得她真的很信任我,很爱我。那种被认同被信任被爱的感觉很好。而且我们也很享受这种亲昵行为所带来的快乐。这应该是柏拉图式爱情或神交派的人无法领略的吧?当身体与身体被紧紧联系所产生的力量,让人觉得,世界充满希望。

这种亲密感觉,好像会让人上瘾似的。所以每一次的见面,都少不了牵手抱抱。如果有机会的话,甚至会找个地方好好的热吻一番。那种自然想要黏在一起的感觉,就是热恋期的特色吧?但对于两个小中学生,有时候私人空间都是个奢侈的要求。我自己嘛,跟哥哥同房,所以不能霸着房间。她虽然自己一间房,但是家里看得紧,根本就不可能到她家鬼混。

终于,一探香闺的机会来咯。说话某天,她家大人出门了,剩她一个,于是便邀我到她家去玩。说起她家嘛,我还真是在初恋就体会到,要是一段恋情无法被家人接纳或祝福的话,是多么的无奈跟悲哀。首当其冲就是无法光明正大的约会,而且也因为约会时必须要编一堆借口,约会时间自然就少了。另外因为无法公开,那种委屈跟偷偷摸摸的感受,也很惨几下。所以,我很小就懂得情妇的伤痛。哈哈

可是,人家的父母没错啊,神经病呀,才13岁,要人家接受你。哈哈。其实我父母也反对的,因为毕竟學生的责任是念书嘛,只是他们的态度比较开明,妈妈甚至有时候会塞钱给我去约会。真是好妈妈。呵呵。也因为如此,家里目前只有我是比较有婚姻概念的,我哥哥直接是不婚主义。家里传宗接代的责任就我一个人要扛,累啊。

说回一探香闺之旅,我跟她恋爱那么久,还真是第一次进她家。她家是间单层排屋,我时常在外张望的,所以蛮熟悉外表。她家有黑玻璃门,几乎每天都关着的,完全望不到里面。我怀着有点像朝圣的感觉,进入了客厅,沙发电视摆设什么等,都很整齐,地上也打扫得很干净。

我调侃她:”喂,是不是因为我来,所以昨晚漏夜打扫啊?” 她娇嗔:“才没有呢?人家家里每天都是很干净很整齐的。你待会千万不要弄臭我的房子。” 我马上反击:“说我臭,我是不会弄臭你的家,我只会弄臭你。。。哈哈。”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印度片常有的追逐场面。从客厅飞奔到饭厅及厨房,又转回饭厅,最后在她的钢琴前停下,喘气互望。

我对她除了是一见钟情以外,在相恋后让我更加喜欢她的原因也包括了她的才华。她除了漂亮聪明,功课好以外,也有很多才华。其中最吸引我的才华就是会弹钢琴及唱歌。我本身在初中一开始学吉他,因此对音乐有了兴趣跟基本的认识。也在同一年内,开始了词曲创作。每一次的恋爱,也让我有很多灵感写歌,当然,也为她写了不少歌。

因为吉他携带方便,所以我有时写了歌,会在校园唱给她听,然后也会为她伴奏,听她唱歌。因为学校没有钢琴,所以我一直无缘看到她弹钢琴。这次,终于有机会了。于是,我坐在她身旁,看着她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心情随着美丽的琴声,为之一醉。

表演了一段她拿手的好曲后,我也尝试要学学弹琴。我哼我自己写的歌,她帮我弹出来,那个画面多美丽,有点像那个不能说的秘密。我还记得,她答应我,会帮我写谱,因为我的乐理掌握只是小学水平,没能力把自己的创作有系统的记录下来。她还称赞我真的有天分,因为她学音乐多年,还没办法谱曲,反而我这种半路出家的,可以写到还不错的曲子。

然后,我们就坐在钢琴前,互相倾诉着大家对未来的梦想,其中聊得最多的就是音乐。我那时候期望写出一首大家都喜欢,而且会传唱的歌曲。就像山脚下男孩那首月亮圆一样,每逢中秋就一定会听到。她则希望以后有机会当歌手,甚至当演奏家。虽然多年以后,我们当年的愿望,没有成真,可是,这个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我们互相肯定对方的真心,是很大的正能量。

就那样肩并肩的坐在钢琴前聊天,也不知道聊了多久,我们像电影一样,终于双目对望,然后就很自然的吻了起来。我们在狭窄的钢琴前拥吻。吻了几下,觉得好像无法放开来,她示意我起身,于是我们去了客厅,在沙发上坐着拥吻起来。吻呀吻呀,她开始坐不住了,躺在沙发上,而我就顺势的趴在她身上,继续跟她的舌头嘴唇纠缠。

我闭眼亲吻时,发现我眼前有个时钟,那时候,好像是3点左右吧。大家刚才聊了那么久,心理渴望热情的欲望终于可以宣泄,我们从轻碰嘴唇,互相吸允,到唇齿相依,到舌舌交叠纠缠,狠狠的狂吻。好像要补回过去几天没有机会亲热的日子。我们吻呀吻呀,嘴唇一直都没有分开过,那种感觉有点像要吻到窒息的狂热,让我们狠狠紧紧的抱着彼此,像要把对方挤进去自己的身体。

一直到我觉得快要窒息时,我们终于分开了,我还记得我们相望着,我的手撑着自己体重,没有压痛她。我们两个都脸红耳赤的喘气着。眼前的时钟,指着3点30分,我们这一个热吻,竟然足足吻了半小时之多!!这个记录,到现在,我都没有在破过了。

热吻后还有没有下文?且看下篇分解咯!!!

—————————————————————————————–

这一篇酝酿足足一个星期之久,相对上2篇的激情,我选择了让大家情绪舒缓下来,描写初恋时其他画面,不只是围绕在亲热这件事而已。当然,这一篇也是为了酝酿另一个高潮而准备的。我一直尝试去回忆当初相处时的一些小细节,可是,有些画面,还真是想不起了。

最近不断的看到H1N1的消息,很多朋友都问候我,担心香港的状况。那时候,马来西亚还没有确诊案例。我一律回复说,我对香港政府的信心要比boleh政府大多了。至少,我住的大厦,每个小时,电梯都会消毒一次的。一堆店铺都会买口罩消毒药水等等,几乎是全民齐抗流感的格局。马来西亚?呵呵。。你们自求多福咯。连医院都会发霉,你能有什么指望。住sg buloh附近的,保重。

香港的夏天,又热又粘。其实,我有点想家。

那个想爱的季节–第九篇– 轻骚

手指在突破所有的阻挡后,奋不顾身却很有分寸慢慢的移动,在感觉上好像滑行了很久,足以让脑中分析出,什么叫做滑上加滑的程度。原本大腿内侧这一些隐秘部分皮肤滑度已经如同丝绸了,但是手指现在抵达的地方,却还能够比丝绸还要滑嫩的感觉,我想,什么羊脂白玉等等等的形容词就是要描述这种感觉吧。

但现实中,手指滑动的时间只是耗了2秒钟。当感受到了滑腻程度明显不一样的皮肤后,手指就陷入了一条溪水孱孱的小沟,指尖直接传来了滑腴丰韵的感觉。天呀!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秘地,原本感觉几乎暴涨的身体,竟然还能血脉扩展一倍,那种从未如此爆炸的感觉,几乎让人休克当场。

顽皮的手指在这个时候有如指挥管弦乐团的指挥棒,轻轻的沿着小沟,挥了一下。她就像我的乐器般,在我耳边奏出了靡靡之音。像是美人鱼大向着水手发出的勾魂声,引诱着水手这辈子也不愿意离开大海。我的手指也不愿意离开这神奇的小沟沟。

更让我迷乱的是,小说中所描写的动情水,像是在纠缠着我的指尖,滑而腻的粘着,像蝴蝶沾了花蜜,迟迟不愿离开花蕾。但是触碰禁地的超强刺激,让她有力的挣脱了我的环抱。我的手指只好极度不情愿的离开。毕竟这是在学校呢。我心跳也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我们终于停止了动作,只是轻轻的抱着,享受着爆炸后的甜美。我则偷偷的在她背后,搓弄着沾在指尖的浓蜜。那种水分的滑腻,像是有生命的在指尖滑动,传递着主人刚才的热情。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种液体,会被称为爱液了。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疯狂了爱上了指尖逐浪的游戏。

冷静下来后,时间也不早了,我轻轻的牵着她,又在亲吻温存了一下,然后帮忙整理弄皱的衣服,移位的DKNY后,才送她回家。

一路上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我的脑海完全是刚才超亲密行为的画面。更好笑的是,我全程几户都是单手骑脚车。为什么呢?因为我的手指还是不断的在享受着残余的滑腻,多希望它永远不会干。毕竟这是我光看文章4年后,第一次体验到的部分,默默印证滑腻的部分后,发现书上的描写还真是没有骗人。

接着,我又开始做一些好笑的事。我闻闻指尖,看看是不是像书上描写的一般,有什么清香味还是花蜜味。结论是,有点淡淡的酸味,然后有股怪怪而从来没问过的味道。我想,这一股味道,就是所谓的骚味,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味。只是这个味道,是很轻很轻的,却盈盈的充满嗅觉。

那天回家后,我不断的释放被压抑的欲望,也不知多少的种子被冲去大海,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无法长大成人。然而,人类贪心的欲望,永远难以得到满足,得到了一,就会想二。我心里开始更加期望的有更亲密的接触了。

。。。。。。。。我用指尖,感受你的悸动。。。。。。。。

—————————————————————————————–

这一篇适逢无需工作的周末,因此比起之前动辄一两周的酝酿期来得短,可是文章也比较短。哈哈。希望大家还是一样看得脸红耳赤,情绪高涨。

很多人问我,怎么对当年的细节还记得那些详细。我想说,当初的体验,真的对现在的我起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后来对一些事情的喜好及习惯,都是这些体验的烙印。或许你们无法想象我描述的过程,对当初的我是多么大的震撼吧?

说实在的,我记得清楚的,都是那些对我很有影响的部分。像是她说过什么,我还真是没有记得多少。或许,我比较擅长记得画面,多年后,回想起时,就像看图写作文一样,把画面完完整整的写了下来,自然就很细腻了。

预告下一篇咯,破纪录的事情要来咯。。。。。

那个想爱的季节– 第八篇–幽秘

手指好像隐隐约约感受到一阵滑腻后,我的手被拍了几下,她脸红红的嗔道:不准坏蛋,不准顽皮。我们俩脸红耳赤的停止了危险的探索游戏。大家的心跳都在刚才加速了,所以,她轻轻的靠在我胸前,在微微的喘着气。而我还在回味刚才的胡作非为。

年轻人嘛,休息2下子,我的手又开始在她背后游离着,脸也开始在她头上婆娑着,然后另一只手,环抱着她。她迷蒙的抬头,我又再度发动攻击,给她最深的热吻,任务目标设定为吻到让她缺氧为止。

当双舌正在交战时,我们贴得很近,心跳的声音也很清晰的传入耳里。随着心跳声而来的是更诱惑的双唇摩擦声跟微弱的呻吟。是享受甜蜜时发出的呻吟。我无力抗拒只能默默的继续,心中一直牵挂着心系已久的幽秘。

于是,邪恶的念头再次浮起。我的手脚跟脑袋出奇的协调,心念一动,我的手又再度开始了进攻的动作。为了不惊吓到主人,所以环抱着腰的手,再度移到她身前,开始要瓦解防卫。这个时候,温柔深情就是最好的工具。我一边加重热吻的力度,另一方面开始温柔的再度占有之前已经侵略过的山谷。

当这些动作在进行时,我的脑海非常忙碌。我一边要回想一些书本上的描述,以便可以策略性的布局,也顺便印证书上的描写是否准确。另一方面,我也要感受从手掌传回来的手感,累计兴奋程度,让2个人的亲密不是单向的孤独。

由于之前已经试过在胸前游弋,因此这一次她并没有反对,反而开始放松,享受着身体传来的原始反应。小女生穿的胸罩其实挺薄的,而且她并不是胸前伟大的型,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双岭上的反应。两点因刺激而扩大的变化,也完全的被手掌感受到。这种直接的反应,有如火上加油,刺激着我,想要让她得到更多的快感。

后来想起当时的感受,那时候还有很多的疑惑,在思考着到底几岁开始就能会感受到性快感。基本上我那时其实也觉得对方还很小。可是却很惊讶她看起来好像很青涩的身体,完全能清楚的感受到快感,而且所给的反应,跟书上描写的成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分别。

我趁着她已经陷入快感的漩涡时,开始了探索幽秘之旅。手掌迅速的从山谷转移到滑到蚂蚁爬不了的大腿内侧。另一只手从后环抱着她,承接刚才在山峰探索活动。然后继续吻摸扫三技全施的调情动作,务必让她瘫痪到无法阻止我前往最终目标。而且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我调整她的姿势到双手可以被我锁死的状况,无法再阻止我的去势。

手掌随着大腿内侧滑进,掌心传来的粉滑娇嫩,让我身上某个部分,简直快要爆炸了。我的手指还极度眷念刚才那一下滑腻的感觉,这是我认知中,当女生销魂时,身体给予的最直接反应,也是每每在书上描写得很诱人,让我非常想要搞清楚的成分。

满满的雪腻软滑感受,驱使我的手掌前往问鼎中原。这一回,我的脚狡猾的搁在她的腿上,让她想要夹脚逼退也无法成事。手掌手指一分一分的逼近中心,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听她越来越呢喃的呻吟,还有泛出粉光是的肌肤。在快要到达幽秘地带时,我把唇一移,转去挑逗她的耳垂及耳朵。

她的敏感地带忽然受到热情的刺激,让她原本酥麻的躯体完全失去了支撑力,只能把头靠在我肩上,不断的呼出热气跟无力的呻吟。这时候,我的手指终于再度重温刚才匆匆一触的滑腻。原来,我的热情已经让她溶化成水,而且已经渗透了出来。

我的手指隔着薄薄的布,感受到一点点的滑腻柔嫩,而隐藏在后面的幽秘,被耳边传来的喘息声,不断的召唤着我。这回,她也只是轻轻的象征式的挣扎了一下,对我来说根本就是鼓励。呵呵。

我的手指灵活的往布的边缘,轻轻的勾开,滑了进去。这一次,我的手指终于真正的触摸到滑腻的源头!我的心狂跳到快要窒息的程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女生最秘密的地方,男生最响往的幽秘地带。。。。。


(幽秘之地,泉水靡靡,缕缕不歇,似迷若谜)

—————————————————————————————–
这一篇酝酿了有够久的,主要原因是这个部分已经是开始进入儿童不宜的程度了。我一直费尽思量的考虑着写文的尺寸,避免初恋回忆沦为色情文章。哈哈。

其实呀,这段时间当中,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一直无法有适合的情绪写这篇文章,最主要的原因是来自感情的变化。很少在文章提及自己的感情事,因为觉得情事变化无常,也觉得这是自己的私隐,所以不公开分享。要提及这个部分,只是想要说,我自由了。呵呵。

每一段感情,总会让你更加了解,你想要谁来陪你走一辈子。当然,有些厉害的,10段后也未必搞得清楚。没错啦,就是讲你啦。。。你自己保重。哈哈。

在香港的日子,算是可以沉淀自己的时候,也是可以放纵自己的时段。

让你们久等了,这一回,依然是那么的细腻,所以,还是没有到重点。哈哈。慢慢享受。不要心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