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温柔的眼睛

那年中五,我是学校合唱团的指挥。会被选为指挥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全团唱得最烂的,所以被逼要到前面听大家唱,自己没有机会唱。然后连指挥也没有真正学过,只是勉强去参加了个声乐训练营,学了2个小时基本指挥的知识,就敢敢上台乱挥了,反正大家也不鸟指挥,自己在那边唱得爽就好。

我们的合唱团呀,是个很小的团体,人数大约30人左右吧。学校没有所谓的音乐室什么的,连要个钢琴起音练声部发声都没有。老师也不是专业的音乐老师,只是很喜欢音乐,也对这方面有些认识的热心人。

所以,团员也是因为喜欢唱歌而聚在一起,一起享受很单纯的唱歌乐趣。虽然没有好的设备,可是一伙人一起把四部和音整齐的唱出来,还是非常悦耳及享受的。因为老师是友族同胞,所以我们只是唱英文歌跟马来歌。

然后也因为我家乡是个很小的县,整个县10多间中学,竟然只是区区2-3间有类似我们这种没什么规模组织的合唱团,因此我们常常因为没什么对手就拿了县冠军。哈哈。根本就是去唱就有奖拿的比赛,可是对于当年的我们,有舞台有机会大声唱就是件很开心的事了。

我记得那是下半年,大概7月吧。为了应付即将来临的小小比赛,加上流失了几个团员。我们要增员,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叫团员拉拢朋友来玩啦。反正就唱唱歌,而且出赛时可以穿得美美的,女的可以穿得高贵大方,男的系上领带穿皮鞋,很帅的。所以,在接下来的练习,就多了几个新面孔。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般的指挥大家做发声练习,然后大家也像往常一样不太理我,自唱自爽中。
当开始练唱时,我突然觉得有股热切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看。其实呀,身为指挥,被大家盯着是正常的。不过,因为大伙平常看我指挥时,那种眼神是很敷衍的。

但是,今天这个正正站在我面前的同学,那一对双眸,很专注的看着我指挥。随着我的手势大声小声的唱。我一边指挥,一边感受那个专注的热力。奇怪,怎么平常没有注意到她呢?可是,再看真些,的确是有些陌生。

由于位置的关系,我们一直四目相对,虽然我知道对方并没有对我发电,可是,我就是一厢情愿的感觉到那股专注的眼神是有电的。我承认,我有被电到的感觉。我借着身份的方便,肆无忌惮的也一直回看。

她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嘴巴挺小巧,鼻子很秀气。脸是有点大,可是,放在一起却是那般赏心悦目。身材矮矮的有点肉肉,看起来,就好抱的感觉。我心里很纳闷,中四生几时跑出一个那么好看的小美女,可是我这个雷达竟然不知道!于是,我的好奇心就这样被勾起了。

练习一结束后,我就马上抓着我的干妹妹问长问短,因为她呀是我干妹妹带来滴。没错,我中学时也收干妹妹的。哈哈。干妹妹说,这个女生在学校存在很久了呀。跟她同班的,因为为人很文静,是那种呆呆。。不,是乖乖型的读书妹,要我不要动歪脑筋。

我惊讶几下,这个人怎么能够那么没有存在感,一定是有极高的低调功力,跟事事高调的我实在是不一样。那股好奇心呀,痒得不到了。我没什么耐心,直接就上了办公室,查阅学生资料。哈哈。没错,因为我常出入办公室,所以没有人理我是不是有权力做这事。

就这样,我就连她爸妈的名字都知道了。她呀。。。我就称为月吧。就这样,我中学毕业前的一段小小但是有甜甜的回忆就这样突然的开展了。。。。。。

P/S 写了初恋的回忆后,好多好多的回忆涌上心头,所以就一段一段的慢慢写出来。过去的经验,
就是奠定未来幸福的基石。

所以,我时常感谢过去曾经我爱跟爱我的人,是她们让我今天很幸福的活着。所以,我真心希望,
不管我曾经做过什么,做错什么,你们都可以原谅我,至少我们曾经爱过。那就够了。不必怨恨,
不必生气,不必痛不欲生。大家都是跌跌撞撞长大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