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機 -

從悅讀書房, 看到這一段:
{ 不管昨夜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
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
开心或者不开心,城市都没有工夫等,
你只能铭记或者遗忘,
那一站站你爱过或者恨过的旅程。}

How True
憤怒 然後原諒 快樂 之後遺忘
不間斷交替地 下載|理性和情感
想想 這樣的堅強背後 是否有一點嚴苛?

情人节 - (1个人的ktv)

[ 2011年2月14日 晴 ]
今天 我一个人 但是别担心,我们很好。
不过是 碰巧在一年365个相爱日子里的其中一天 和自己独处。
谁又规定 非得在今天黏在一起 才算相爱的证据呢? :)

一个人, 在情人节,看刘若英的[一个人的ktv],奶茶的第一本文集。

当初是因为生命的缺口,邂逅了她的文字。
曾经一而再地从图书馆借出, 逾期罚钱,再借。

奶茶 细腻的心情观察,自然而平和的文笔,
写的是她银色光幕背后,和所有平凡人一样感受的 悸动和寂寞。
很生活化,很接近你和我的,所以容易触动。

喜欢,不单单是因为奶茶而已,
更多是因为翻读这本书的记忆,涵盖了当时的自己。
一个人,谁没试过呢? 即便身边围绕着一群人。
有时候,也不过是一群人,而已。
不是吗?

也许是曾经那份安慰,和那些我没说出口的话,
一分记忆的重量 所以想收藏。
于是,游走好几间书局。
无奈被告知 本地市场已断销,书 也全球绝版了。
而在这个快速下载的年代,谁还敢砸钱出版?
毕竟,我说的 是一本2002年的 诗文辑。
2002年, 我还没毕业呢。

微微的失望,落在他眼里。
配合着’普天同庆‘的“情人节”,和 碰巧的台北公干,
小小的心思,得来不易,在我没留神之际,给我捎来一分大大的感动。

这本书,
也许曾在某老书店角落 年复一年,等待有心人;
也许 被不同的读者手指尖流转;
也许 那个叫江宗勋的人 买回去后就没翻过,
所以才这么新,所以才如此不识货 把这本绝版书割爱。

我抚着书沿,揣测它在遇见我之前的 命运。

命运 真是难以捉摸,它说。
幸福, 像是从左手流转到右手的皮球。
兜兜转转,是你的,终究会老老实实握在手。

当然,还是得靠一分伸出手的的努力,才能抓得住 快乐的机会。
因为他的用心,我真实地拥有了过去的悸动。

有时侯,之所以动容,不在于获得你所求,而是在过程里的心思,不是吗?
谢谢。 :)

-- ------ --------------------------

经过一年多再次回到部落格,再读一遍这一篇草稿,心里还是温热的,就是想不起为何没发行 。
今年的情人节已过, 有点忙碌平淡。 但你没忘记给我准备一分小惊喜。
刚刚在翻抽屉时,不小心翻到了你为今年礼物买的丝带,
想象你鸡手鸭脚地在礼盒上打蝴蝶结的模样,心里是感激的。
现在都三月了。有一点迟,但是,谢谢你,亲爱的,祝你情人节快乐。

[ 干脆人生 = 决+定 ]

[#M_ [ 决 jué ㄐㄩㄝˊ ] | [ 决 jué ㄐㄩㄝˊ] |部首:冫,部外笔画:4,总笔画:6
 1. 排除阻塞物,疏通水道:“禹~江疏河”。
 2. 堤岸被水冲开:~口。溃~。
 3. 断定,拿定主意:~定。~断。~计。~然。~胜。~议。犹豫不~。
 4. 一定(用在否定词前):~不后退。
 5. 决定最后胜败:~赛。~战。
 6. 执行死刑:处~。枪~。
_M#]
[#M_ [ 定 dìng ㄉㄧㄥˋ ] | [定 dìng ㄉㄧㄥˋ ] |部首:宀,部外笔画:5,总笔画:8
 1. 不动的,不变的:~额。~价。~律。~论。~期。~型。~义。~都(dū)。~稿。~数(shù)(a.规定数额;b.指天命;c.规定的数额)。断~。规~。鉴~。
 2. 使不变动:~案。~罪。决~。确~。
  3.平安, 平靖(多指局势):大局已~。
 4. 镇静,安稳(多指情绪):心神不~。
 5. 确凿,必然的:必~。镇~。
 6. 预先约妥:~计。~情。~货。~做。
 7. 姓。

_M#]
突然 发现 [
决定]这个中文词很美。

+
涵盖
主宰的自信,承担的勇气,破釜沉舟的坚毅。

人生里,最频密的动作,除了心跳呼吸,应该就是选择决定。
从鸡毛蒜皮小事如理发吃不吃晚餐,到人生大事如媒娶婚嫁。

决定,在未知数群的灰朦中,清楚地分界。
决定前的犹豫,决定后的笃定
没有或许如果,没有迟疑,没有保留
只有[ 无 论 如 何]

是的,要有的果断,才有的平安
决定了,今后要勇敢地作决定!

不管怎样,这个世界还是有容许瑕疵的空间。
没有一个决定能够保险100分的结果。
非到必要时,何必给生命增添重量?
来一客干脆的人生吧!

给30岁的自己

致 亲爱的 阿糙:

嘿,给你写信了。
看吧,很多年前 我就知道,在这一天,你会突然惊醒,被时间前进的速度吓着。

你总是以为,30离开自己还很遥远,即便是2010开始后,你还是面不改色在岁数那一栏填上20出头
一转眼,在不久之后,20-something将会是回不去的历史了。

是的,阿米 你就要30咯。
在29岁最后一小时前,我要给你写下潦草几字。听我喋喋不休完以后,你就正好30了。

30,不就是假期工作准证的最高限制年龄吗?
你想要体验异国生活的梦,好像又变得更远了。

嘿,我依稀还记得你当年刚从大学出来的模样,还是一抹青涩的土气。
虽然不如15岁的迫人朝气,也许因为对独立的向往,还有创下一番事业的抱负,脸上闪烁期望的光芒。
被生活磨蚀的光泽,是现在你即便用最昂贵的神奇水也还原不了的。

原来 希望和梦想才是最好的胶原蛋白。 呵呵。

几天前,你不就为了 自己逐渐死去的创意灵魂而哀悼痛哭吗?
也许是你把过去,看得太光辉,又把现在看得太灰秽。

张小姐曾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不完美,但人人得来的都一样。只是你,要选择怎么披这袍呢?

咦 不过这样说起来,倒有几分像诈骗哦。
打着独立自主的快乐名号,骗了我们当掉青春心力和梦想的勇气,然后才发现附带的条件。

享受经济独立的自在 也必须承担紧凑生活的压力。
不用再讨零用钱,也不能再讨零用钱了。
所谓学习脚踏实地,务实为生活打算,原来舍弃天马行空幻想力的另一说法。
腮红胭脂很动人 但拎起公事包,连蹦带跑追巴士后,汗流满面,美丽无法担保。
小时候憧憬的高跟鞋,每一双都很美,但永远都还有更美的在前方等待。
而且很快你就有了很痛的领悟:在被驯服前, 鞋子会咬人,原来不是传说。

哎哟, 你捶心说: 我怎么这么糊涂被骗了。
其实,这也不是在你今朝发现的事实,早几年,你已发现端倪。
只是你明白,这原来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是你用青春换智慧来看清。
这样的一段路,谁都无法赦免。
是成长,才叫我们明白了成长的代价。

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起来,你笑起来时,眼角丑丑的鱼尾纹还在。
是岁月悄悄给你送来的礼物,所幸静静堆叠的,出了白发和纹线,还有智慧。
一年一年增加,在不知觉间,化成知性的营养。

每年你都许着同样的愿望吧。
如果不能够阻止容颜苍老,至少积极地燃烧,增长灵魂的生命。
并祈祷某天醒来,153cm身高 会奇迹般变成156cm。
呵呵,就是想要回到这样轻易便能快乐起来的幸福中。

这才是年轻的意义。

你会是我生命中的精灵,从来都是,以后也是,不管几岁。

生日快乐,快乐30。

爱你的 阿糙上。

和你的聚离

又是你飞行的季节。年末,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
像是为末季的报告作最后冲刺,你商务的飞行比平日都更频繁。
总是才刚回来,不久又飞了。短短的密密的飞行,把飞机都坐成巴士了。
而适逢我也出了一次远游,还有你每年必行的孝子之旅都坐落在这个季节。
就这样算了算,扣除了呕气的日子,三个月里 就剩半了。呵呵 :)

还好 还好人马座的我 本来就可以沉浸在一个人的自由 所以 勿念。
读到这里,你是否心安 又有点失望了呢? 呵呵 :)
但我知道 你不愿让我折翼 ,宁愿我飞翔。

想问你 在不同的机场伫立,有没有记得 看一看天空是什么颜色?
在不同的天空 心情是什么颜色?

找到记忆 才能长长的想念。
而我在这里 一边搜集和你的证据 一边等待,
等你回来 再找你呕气。

2010 10 16 – 飞泊的草记

十月
一个漂泊的月份。一周之间游走3个国家城市。
从巴厘短暂假期回来后三天,又起飞到美国加州探访姐姐了。
一段旅程的心情,和行李一样,来不及解待又得重新整理了。
而我 喜欢这漂泊。喜欢在不断转换中的目不暇给,和适应一点错乱的紧凑。

喜欢旅行 也许更贴切的说法 喜欢启程。
许是现实人生难有重来,每一次出走都如生命偷得重新出发的机会。
常笑言 也许我应该找一份流动性的工作,那么射手便能放肆不羁的天性。

去流浪吧。有没有人要征聘?
我会很称职。;)

登机了。迫不及待 想飞了。呵呵

[一份匆匆在樟宜机场的草记]

[ 2010 08 04 p r i o r i t y ]

[ p r i o r i t y  优 先 ]

之所以存在,
是明白 人的生命 和 精力有限。
“You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因爲有限,所以進化,成就了优先。

之所以誕生,
是源自 事務的繁谇。
在相對下比較,過濾后的  取。
倘若只有一事/一人/一物,又何須衡量?
(就譬如 一個人的隊伍,怎麽分 先 / 後 ?)

之所以凸現,
是因爲 這些複數的進行 在有限的分秒裏  起了衝突。
当忙碌不能够和谐交叠,潜意识的当下 便是调动别的配合  
好让 优先 维持 不变。

生命是流动的, 我想 重要的事 亦然。會因年歲经历 而转移。
你追随的是什么?也许 和我不一样。
在不同的转折,希望 我们最终学会灵活地调整。
用优先 调出生命的层次。
嗯 相信我们 最终可以。

2010 07 06 – [七月的幸福饼]

2010 07 06 [monday]
总是说朋友如酒老的好。
总是说年少时的友情最真挚,因为真实,所以长久。

在不断更迭的岁月中,新面孔不断涌现
新的记忆一层层交叠覆盖。
要让彼此之间的亲密持温,很难,但非不可能的。

20年,足以让一个婴孩成为合法自主的成年人,
看彼此的弟妹从小学升上中学,用这样的回忆测量我们走过的长度。
蓦然回首才发现当年懵懂的小弟要上大学了,混在一群姐姐们当中挺拔的身高,说话时得抬高头,不改是那一抹腼腆。
当年和姐常拌嘴的阿妹,牙尖嘴利依旧,却懂事贴心地替姐姐分担许多许多。
uncle一一点数我们时的温馨,原来当年我们的家人也目睹我们一起成长。

曾经我们傻里傻气地一起穿上当年的流行,原来很丑!!
曾经我们敏感又感性,而今我们还是喜欢彻宵在枕边说悄悄话。
曾经我们会说着说着而鼻酸,不管快乐或悲伤,现在的我们依然眼浅。。
我们 哪 我们。。。


这一次你的婚礼过程,第一次仿若家人的参与,
才让我意识到,因为亲情的加持,友情跨越了姓氏。
陪着你的家人一同为嫁妆缝缝补补,贴贴粘粘,
亲切地用只有家人才用的小名来叫唤她的弟妹。
没有外人的隔阂,所以才对我们信赖和依靠。
一直记得uncle喃喃那句:sengyee 有你们太幸运了。
还有他眼光里闪烁的快乐和感动。
那个晚上,很累,但很窝心。

其实友情亲情 是很独立的两个缘体。
是岁月洗刷,让界限变得模糊。
所以才会感同身受你家人的不舍,
所以才会让你的弟妹为这20年的友情动容。

我们20年的故事,延续至今,因为际遇,穿插一些流动的角色,但我们一直都在。
“Me and eddy will love them forever, and also will love u all for ever.
因为,我们就像一家人,就算没有血缘关系。”

嗯 我们亦爱你,如同家人一样。
~ 靓靓家族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