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格言】勉励

29 Mar

有阻碍,

奋力把它冲开,

运用炙热的激情,

转动心中的期待,

血在澎湃,

吃苦流汗算什么。

 
1 Comment

Posted in 隨筆

 

一個中年男人的心得- 可樂與開水

03 Sep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最喜歡的飲料從冰可樂,變成溫開水。

更明確地說,從冰可樂、黑咖啡、麻辣鍋,變成溫開水、熱牛奶、地瓜稀飯。

如果到咖啡廳,不能只點溫開水怎麼辦?那就來杯「無咖啡因」的咖啡吧。「要不要甜點」?我搖頭笑笑,好像服務生問的是:「要不要出軌?」

找到位子坐下來,咖啡冷得特別快。也不知道是因為咖啡冷了,還是嫌四周太吵,坐不到五分鐘,我就走了。

走在大街,反而舒服。我可以這樣走半小時,惦記著醫生說走路是最好的運動方式。

走回家,一身汗。沖澡前先把水龍頭打開,水變熱了才跳進浴缸。洗的過程不再哼歌,忙著摸身上有沒有腫塊。沖不到三分鐘,腳底積滿了水。該死,掉落的頭髮又把出水口堵住了。

沖完澡趕緊穿上衣服,免得受涼。坐在床上,我突然了解到:

OH MY GOD,我是中年人了!

我跳起來,像逃離命案現場。誰說我是中年人?我只是「成熟」了!

「成熟」?噗吃,我想唬誰?「成熟」是新聞稿上的用詞,「老」才是日記上會出現的字。

別被報紙騙了!報紙標題或行銷術語會稱你為「熟男」,只有健檢報告才敢直接說「老化」。

誰願意老呢?誰願意承認自己步入中年了呢?我可以用落健、敷面膜、打肉毒桿菌、穿淺色衣服、搜集HelloKitty、玩線上遊戲、買設計師的球鞋、取俏皮的MSN代號,但這些都掩蓋不了以下的事實:以前到女校參加聯誼,現在到女校參加家長會。以前可以在公車上看漫畫,現在要往後傾才看得到小標題。以前10點才出門,現在10點就想睡。以前一覺睡到12點,現在6點就醒來,半夜要起來上兩次小號,但大號卻兩天不來。以前看的是「MTV」的影片,現在看的是「MRI」的影片。以前只在乎晚餐有沒有肉,現在要注意晚餐有不有機。以前到7-11買東西看價錢,現在第一眼看卡路里。

我們這群五年級同學,今年39歲了。不管以古今中外或現代醫學任何寬鬆的標準,我們都已晉升為「中年人」。大家的家庭狀況、財富地位大不相同,但在「老化」這件事上,卻出奇地公平。

剛認識時,15歲,最常見面的場合是西門町的冰宮。談的是:「聽說誰偷騎摩托車」、「聽說誰帶馬子去墮胎」。溜完冰後堵在一樓電梯口,等著女校的學生走出來。

大學畢業,20出頭,最常見面的場合是婚禮。談的是:「聽說誰和女友分手了」、「聽說誰最近出國了」。婚禮後會鬧洞房,鬧完洞房再殺到「Room 18」。

30多歲,最常見面的場合是醫院。婦產科病房中,談的是:「聽說誰離婚了」、「聽說誰在做人工受孕」。探望半小時後大家識趣地離開,一起去吃手工餅乾喝下午茶。

現在,最常見面的場合是喪禮。第一殯儀館中,談的是:「聽說誰也走了」、「聽說誰得了cancer」。鞠完躬後,大家趕去上班,相約星期天上午去爬陽明山,最好是走能出汗的「十八份」。

從「Room 18」到「十八份」,我這個世代的「五陵少年」,就這樣變成了「Dirty Old Men」。

會變成「老不修」,因為中年男人喜歡年輕女人。

男人到了中年,一切都變少:話語、頭髮、睪固酮、女友的歲數。

我們高中偷騎摩托車時,曾唾棄那些開賓士車載美眉的老男人。我們幻想自己是鐵達尼號的窮小子傑克,可以用愛的力量,把不快樂的蘿絲從富豪魔掌中拯救出來。

曾幾何時,「老」傑克也伸出了魔掌,載著新一代的蘿絲。我們變成了我們曾經發誓,要鬥倒的人。

抗老的方法推陳出新,變老的過程卻一成不變。

這樣看來,似乎在身體老化的過程,我們的心態沒跟著變老。20歲時喜歡20歲的辣妹,40歲時還是喜歡20歲的辣妹(只不過追之前會三思而後行)。我沒有親身經驗,但猜測60歲時還是會喜歡20歲的辣妹(會追的人很少,因為她可能是兒子的女友,而一世英名也捨不得就此斷送。)

除了辣妹,很多物質的欲望,也不會因為年紀而減退。車位、官位、名錶、豪宅……而且因為經濟狀況越來越好,要求的等級越來越高。60歲的男人最不需要戴表(都有秘書提醒),但他們的錶最好。60歲的男人膝蓋變得不好,但他們的樓層最高。

話說回來,在很多時候,我們的心態的確老了。以前喝汽水,現在練氣功。以前是卡奴,現在收到帳單立刻到便利商店繳款。以前融資炒網路股,現在定時定額買海外基金。以前吃晚飯約八點,KTV唱完還要去喝永和豆漿。現在吃飯約六點,九點不到就回家帶小孩。以前四月份到墾丁參加「春天吶喊」,三天三夜不睡。現在四月份到深山打禪七,三天三夜不講手機。上班時心情越來越沮喪,下班後手機越來越不會響。越來越不知道現在在演什麼電影,越來越不認識周刊封面的女明星。

我在這些中年朋友之間,還算是活得比較年輕的。不是因為我「人老心不老」,只因為我的工作。

媒體,特別是演藝圈,是最著迷於年輕的行業。我不是青春偶像,但我訪問青春偶像。訪問他們,當然要了解他們。同齡的朋友都在研究「納豆」,我到處打聽「黑眼豆豆」。朋友們打開報紙看黃金的行情,我打開報紙看周杰倫跟誰在一起。

知道我常跟年輕人混,同學們聚會時會要我幫他們補習。我得拿出筆記,戰戰兢兢地解釋:「九把刀」不是廚具、「無名小站」不是奶茶店、「李準基」不是李季準、「幽魂娜娜」不是包娜娜、「同人誌」不是同盟會的報紙、「火星文」沒有出現在史蒂芬史匹伯的《ET》之中、而MSN上火紅的彎彎,並沒有演過21年前的《星星知我心》。

講這些話時我心知肚明:江山代有才人出,新一代在建築一個全新的世界,那裡面有沒有我們,沒有太大關係。我們曾經狂飆過,那時代已經過去。現在這是他們的世界,而我們,只是借住在這裡。

老同學們聽了我的「時事報告」,常會搖搖頭、笑一笑、有點羨慕、有點不屑地轉移話題。那表情我見過,20年前,當我跟父母解釋羅大佑、楊德昌、李麥克、洛城法網時,他們也是同樣的表情!

無形中,我們變成了我們的父母。

這聽起來像巨變,但發生也只在轉瞬之間。

問任何一個中年人,他都會告訴你,大學舞會彷彿只是昨天的事。對那些還單身的中年人,大學舞會甚至可以是今晚的事。我們的肚子大了、膽子小了,但內心很多感覺,跟青春期沒有兩樣。

這是歲月最狡猾的一點:它讓你的身體和心態都老了,卻讓你的渴望依然年輕。於是我們只好找一堆老莊道理,把渴望的烈火澆熄。

去電台訪問另一個青春偶像之前,我到麥當勞買晚餐。服務員年輕可愛,我忍不住問她的年齡。

「我16歲。」她驕傲的說。

「16歲就能出來打工喔?」我問。

「對啊,出來賺學費。」

年輕可愛,又自信獨立。我直覺的反應是想問她的電話,進一步認識她。但我立刻想起:我有一個高中同學,她的女兒今年也16歲。

我拿了餐飲,站在原地多看了她一眼。

「還需要什麼嗎?」她問。

這是我最後的機會……

「我再點一杯冰可樂吧。」

是無知才喝可樂﹐保養是從小就要做﹐不是上了年紀後。還有﹐無咖啡因的咖啡是毒藥﹐還不如喝普通的好(最好都不要喝)。

———————————————————–

 
3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短博- 违背自己

22 Aug

很多人的失落,是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立志。
自认为成熟,自认为练达,自认为精明,从前多幼稚,总算看透了,想穿了。

于是,我们就此变成自己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

——木心《鱼丽之宴》。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有的人

18 Jun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有的人》是当代诗人臧克家为纪念鲁迅逝世十三周年而写的一首抒情诗。

[#M_[点击继续阅读... ]|

[ 阅读完毕请点击收起。] |

诗歌通过两种人的对照,对“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人倾注了无限深情,表达了崇高的敬意;而对高踞人民头上的人,则无情地揭露,表现出满腔的愤懑。诗歌的独特之处在于表现了具有哲理意义的主题:人是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而活。

_M#]

 
3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吴瑜《上海,不哭》第一章【缘起:不是天使】

13 Jun

 
 我从机舱的窗户中再一次俯瞰这座城市。湛蓝的海。红艳的阳。纯白悠然的云朵。还有那被海水映蓝了的清澈天空。这座充塞着丰富色彩的热带城市,像一只工笔描绘的瓷瓶。每一笔,都光鲜得似要泼出来,却是用灼灼的火烧制在瓶身上,再也不能褪淡下来。

  我叹了口气将头靠回座椅,飞机疾速下降的晕眩让我倍感不适。邻座的女士好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因为我的脸色看起来很糟,苍白无力。我笑笑,摇头说谢谢。

  我并非不近人情,我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不适究竟源自何处--是受失重的影响?是因为埋葬于这座城市中的回忆?还是由于,独自旅行的孤独……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身边的座椅,那位女士微笑的眼神似乎是某种确诊--我确实只是患了某种恍惚的病症,以为自己总能看到一些不会再看到的人。

  我不得不再度对着她惨白着脸笑了笑。

  一下飞机,手机就接二连三地塞进来一堆短信,那持久的叮哩叮当的提示声吵得旁人对我纷纷侧目。我不好意思地侧过脸,低垂下头去翻看短信。

  清一色是方--拨过我电话后的信息提示,还有他自己发的短信。

  你在哪儿?

  打了你很多电话都找不到你,我很担心!请速回电!

  好多天都联系不到你了,我真的很想你!你到底怎么了?……

  诸如此类。

  我在脑海中费力地回忆方的样子,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老实说我似乎从来没有仔细地端详过他--自从晓峰离开我以后,我还没有记住哪个男人面孔的习惯,即使那个男人可以称之为我的“现任男友”。

  而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我确确实实已经有了这样一位“现任男友”。因为这意味着我必须得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晓峰,已经确确实实地离我远去了。

  [#M_ [ 点击继续阅读内容... ] | [ 阅读完毕。请点击收起!] |

  原本只是来找寻回忆,又或者说是一种仪式--把过去通通重历一遍,对自己有个交代。于是,便认为一切可以重头开始,彻底埋葬过去。

  但是没想到,回忆尚来不及寻找,却先招徕了一只灌了半杯啤酒的玻璃杯--那个冰冷的家伙“嗖”地一声擦过我耳际,在前方不远处碎裂,发出异样的脆响。紧接着便是一声凄厉地尖叫。“呀--!”

  我惊跳!飞快地站起身。

  大片杯盘碗碟如候鸟般集结飞掠而过。人群四散奔逃,不时爆出混乱的尖叫。

  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一个身着白色长裙、年轻姣好的长发女子正对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张牙舞爪,满嘴的唾沫星子。那滑稽的情形,如同娴静美好的天使突然间中了邪魔……

  渐渐地,四周终于安静下来。

  天使披头散发,瞪圆了野兽般的眼睛,食指直向那肥老头的脸上戳去,嘴里还歇斯底里地大叫:“姓姜的!你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你没良心!你不是人!!……”

  我突然间打了个冷战,神经莫名其妙地抽痛起来。似曾相识的场景仿佛借尸还魂的鬼,再度扼住了我的喉咙。

  “你疯够了没有?!”姜老头爆出怒吼,丰肥的肉挂在脸上轻轻颤抖。

  这老头确实已经不年轻了。臃肿的身躯和笨重的啤酒肚透露出肉体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上疾速奔跑的迹象。稀稀拉拉的头发掩在头顶。正中一块早已褪尽,正圆圆地反射着屋顶的灯光。一个硕大无朋的酒糟鼻杵在脸部正中,一双细眯的眼睛却透过浮肿的眼皮闪出犀利的光芒。

  天使死死盯住他,一边的刘海被风一吹,遮住了大半只眼。

  “你说我疯?”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你这不是发疯吗?!”姜老头鼓起两只眯眯眼。

  “呀--!!”

  顷刻间,天使再度魔性大发。整个人向前扑去,抄起一只凳子就往老头头上砸,嘴里厉声尖叫:“我打死你个老不死的!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人群又是一阵骚乱。适才幸免于难的杯盘桌椅还来不及偷笑,便又纷纷奔向了赴死的旅途。

  有人亦步亦趋:“好啦,好啦!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她手提板凳狠狠地一眼横扫过去:“闭上你的嘴!关你屁事!”

  人群又一次噤若寒蝉。

  姜老头紧咬牙关,伸手直指天使,抖得像根热锅里的油条。

  “好!好!你疯!你疯!你最好疯死在这里,别再给我出去丢人现眼!!”

  说罢,他扭头便走。一只凳子紧随他身后飞出,在离他脚跟不到两寸的地方重重落地。

  “嘭”地一声!老头竟自头也不回!

  “你滚!你滚!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娘没了你照样活得开开心心!呜……呜……”

  破碎的哭泣代替了叫骂,愈渐微弱,如同一些飘浮的粉尘。

  看客们此时也终敢于聚拢过来,纷纷伸出指头指指点点--这出闹剧显然已成了众人酒足饭饱后的一剂消化良药。

 

  不知道是人群饶有兴味的表情灼痛了我,还是她瘫坐在地像堆烂泥的样子触动了我。我发现自己竟身不由主地向她走了过去。

  我在她面前她蹲下来,长久地凝视她。她把脸整个埋进臂弯里,哭得像个小孩。

  我的眼底忽然闪现某些温柔的回忆。我想起了某个初遇叮当的夜晚,我也是这样蹲在她面前,对她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

  天使抬起头,带泪的眼睛没有表情。“回去哪里?”

  “你住的地方——回去吧!你不该再待在这里。”

  “回去?”她微笑,“什么地方是我能够‘回去’的?”

  “不管怎么说,”我叹了口气道,“总得先站起来,离开这里——也许可以去其它地方,只要别像怪物似地被人观赏。”

  她终于有了些清醒的意识,四下望了望,又笑。

  “那么你呢?——为什么要带着一只怪物满街跑?”

  我微笑。站起身来看着她的眼睛:“那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她不说话。默默地站起来,拍了拍裙摆。

  沿着空旷的马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三亚的夜晚,闷热而潮湿。海风独特的咸腥气味留在我们的皮肤上,纹理间亮晶晶的,似是一些结晶的盐粒子。

  前方的路开阔而虚无,身后灯火阑珊——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仿佛堕入了一个梦境。谁也不跟谁说话。谁也不看谁一眼。

  “为什么要帮我?——同情我?”她突然在我身后开口。

  我笑,并不回头:“你很值得同情吗?”

  她紧赶几步追上我,“那你为什么帮我?”

  “可我并不是帮你。我只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她立定看着我,忽而又大笑起来。“你很有意思!”她说。

  “彼此彼此。”我打量她。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我。

  “炎炎。你呢?”

  “我叫简儿——你从哪儿来?还是……你的家在三亚?”

  我笑:“我也希望我在这儿有个家——不过很可惜,我是从上海来的。”

  简儿惊呼:“这么巧!我也是从上海来的!哈哈……”

  我回头看简儿大笑的眼睛,不禁也笑:“还能喝吗?”

  简儿把眼一瞪:“喝!干吗不喝?”

  买了一打罐装啤酒。我们在路边的护栏上坐了下来。只是眨眼间,地上便多出了几只铁皮罐子,横七竖八地倒在那里。

  抬头看了看天空。夜已深沉。天空被大功率的路灯熏烤得微微发红。大块的灰色云朵翻滚着一路向前。

  我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简儿问。

  “其实……”我说。

  “啊?什么?”她看着我。

  “你很像我的朋友。”

  简儿笑:“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

  我也笑,低头把刘海捋到脑后去。

  “那个老……姜——他是……”我艰难地在脑中搜索一个较为合理的名词,“……你老公?”

  “就凭他?”简儿瞪大了眼睛,“哼!”

  “那你……”

  “我么?”

  简儿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空发呆,半晌全无动静。

  我疑心她是快要睡着了,她却又冷不丁开了口:“起初跟着他不过是图他的钱。后来日子久了,人也懒了,觉得找个这样的依靠也还凑合。横竖他比我老,死得也比我早!熬一熬,总有出头之日——何况这样的生活起码衣食无忧,不用担心明天的生活在哪里——人不都这样么?先得解决了吃喝拉撒才有资格去想别的事情——解决不了,一切的理想都是放屁!一辈子背着个大石磨转来转去。临了看看,还是待在原地!白白忙活了几十年,就为了供养自己往死里钻——哼!人活得还不如一头驴!”

  我望着她的脸,瓷白的皮肤开始变得透明,像是能望到内里去,看到那些交错的血管。我无话。想不出来是要赞同,还是要反驳——显然天使也有权力拥有自己的声音,不必每天为臆想的完美而小心翼翼。

  “没想到那家伙诓我——他竟然用那样的话来诓我!他根本不想跟他老婆离婚!妈的,当我是三岁小孩么?!让我为他虚耗一辈子——他配得起么?!”

  话已至此,我愈加无言以对,只得兀自低头喝酒。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是一个人来的吗?”简儿审视我。

  “对。”

  “男朋友呢?你没有男朋友吗?”

  我笑,不答反问:“怎么了?很奇怪吗?”

  “那倒也不是。”简儿慢慢地别过脸去,“不过一个美女单独旅行,总让人感觉有点特别。”

  我将啤酒一气灌进喉咙。把铁罐捏把捏把团成团,用力扔出去,听到它在马路上“啪啦啪啦”滚出老远。

  “想听故事吗?”我说。

  “看是谁的故事。”简儿说。

  “一些渴望幸福的人的故事。”我说。

_M#]

(网络转载)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悠长假期

28 May

人生不如意的时候,
是上帝给的长假,
这个时候应该好好享受假期。
突然有一天假期结束,时来运转,
人生才是真正开始了。

——《悠长假期》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不許…

25 May

可以孤單,但不許孤獨。
可以寂寞,但不許空虛。
可以消沉,但不許墮落。
可以失望,但不許放棄。

記住,沒有傘的孩子必須努力奔跑。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铅笔与橡皮

23 May

若是无法成为一支铅笔,书写别人的快乐,

那就尽力变成一块橡皮,抹去他们的悲伤。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五种爱情的激素

22 May

五种爱情的激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苯基乙胺、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
总之,苯基乙胺使人坠入爱河,多巴胺传递亢奋和欢愉的信息。去甲肾上腺素让恋爱的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内啡肽能够使恋人双方持久快乐。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则是控制爱情忠诚度的关键激素。

 

1.最基本的一种爱情物质称为“phenylethylamine”(苯基乙胺),简称PEA 。

  无论是一见钟情也好,或者日久生情也好,只要让头脑中产生足够多的PEA,那么爱情也就产生了,俗话说那种“来电”的感觉就是PEA的杰作。有趣的是当人遇到危险的时候,紧张也能够使得PEA的分泌水平提高。也就是说人处在危险的时候,产生受情的可能性反会提升。这就是为什么情侣!总是喜好结伴看鬼片了!
  事实上PEA是一种神经兴奋剂,它能让人感到一种极度兴奋的感觉,使人觉得更加有精力、信心和勇气。由于PEA的作用,人的呼吸和心跳都会加速,心跳加快,手心出汗,颜面发红,特别是瞳孔会否放大显判断真爱还是敷衍的最佳标准。
  恋爱中的人喜欢海誓山盟。愿为爱人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这实在不能说是一种有意的欺骗,因为在承诺的时候,一个深陷情网的人会真的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自信心的空前膨胀是PEA的副作用之一。另外一种副作用就是能让人产生偏见和执著,丧失客观思维的能力。坚信自己选择的正确,只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正所谓情人眼中出西施。英国伦敦大学的一位瑞士科学家曾经招募自称处于热恋阶段中的青年男女作为志愿者,采用磁性共振成像技术记录他们的大脑活动,图像表明,在看到自己恋人照片的时候,大脑的四个特定的区域不约而同地出现血液流量急升的现象,而同时,大脑中负责记忆和注意力的部分活动则受到了抑制,于是,那些处在恋爱中的男男女女自然就“变笨了”。
  为了说明“爱情使人变”傻”这件事是不分种族国界人人平等的,他挑选的志愿者来自11个不同的国家。
  巧克力确实是最佳的爱情食物,它的PEA含量是所有食物中最多的一种。所以,送爱人巧克力是有科学道理的。
   PEA(苯基乙胺)是人体自然合成的,另外有一种物质的学名叫苯异丙胺,是人工合成的,从化学结构上看这两种物质非常接近,其功效也相当接近。苯异丙胺的商品名就鼎鼎有名了—amphetamines(安非他明),一种中枢神经的兴奋剂,也是一种著名的毒品,摇头丸的主要成分就是这种物质。

 

 2.(多巴胺)安全感,满足感

  另一种重要的爱情物质是dopamine(多巴胺,也译作“度巴明”,全名为hydroxytyramine),它能产生一种很欢欣的感觉。多巴胺是去甲肾上腺素生物合成的前体,为中枢性递质之; 可增加心肌收缩力,增加心输出量。脑血管扩张、血流量增加。对周围血管有轻度收缩作用,升高动脉血压。多巴胺的作用之一是刺激oxytocin(后叶催产素)的分泌,这种激素n影响妇女的分娩和哺乳,有消除紧张和抑郁的作用。一般认为拥抱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安全感和满足感与这种激素密不可分。
  帕金森症病因是患者大脑里缺少“多巴胺”(dopamine)。多巴胺是神经传导物质,它就像大脑中的“传令兵”,负责把神经系统发出的命令传送给肌肉,指挥肌肉工作。缺少多巴胺,神经控制命令不能传达,所以才会出现手脚不听话的现象。多巴胺过多的人,更倾向于发现偶然事件的含义,并且无中生有地拼凑出意义与模式。布拉格(PeterBrugger)6月底在巴黎召开的欧洲神经科学学会联合会的一次会议上披露了上述研究。(去甲肾上腺素)心跳的感觉第三种爱情物质叫norepinephrine(去甲肾上腺素),有强大的血管收缩作用和神经传导作用,会引起血压、心率和血糖含量的增高。所谓心跳的感觉就是去甲肾上腺素在起作用。
  当你头脑中充满着这些爱情物质的时候,也正是你意乱情迷的时候。但很不幸的是。在人体内这些爱情物质不可能永远处在个较高的水平上,人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总是试图将人体的) 状态调整回正常状况。一旦爱情物质消失。人也就从这样的迷醉状态中恢复过来,或者就像我们常说的那样,失去了爱的感觉。视个体和环境的差别,一般来说PEA的浓度高峰可以持续6个月到4年左右的时间,平均不到30个月(2.5年)。这和社会学调查得出的数据很接近。

3.endorphin(内啡呔)婚姻的产生

  所有有过恋爱经历的人都知道,爱除了激情外还应该有些其他的东西。在轰轰烈烈地爱过之后,我们需要另外一种爱情物质endorphin(内啡呔)来填补激情。内啡呔的效果非常接近于另外一种毒品——吗啡,是一种镇静剂。可以降低焦虑感,让人体会到一种安逸的、温暖的、亲密的、平静的感觉。
  科学家指出,运动能让大脑释放情绪元素endorphins,它能使人感到快乐和充满活力,你运动越多,这感觉越强烈; 内啡呔所带来的感觉是和PEA之类的物质完全不同的,后者使我们like being inlove,而前者让我们likEloving。虽然这并不能让人激动和兴奋,但这种温馨的感觉一样能使人上隐。一般来说当一个婚姻存在的时间越长久,这种状态也就会越牢固。这里面很大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夫妻双方已经习惯了内啡呔所带来的宁静。看来让爱情历久长新的关键就在于在PEA之类的激情物质消退之前,分泌出足够多的内啡呔。
  很显然,内啡呔的效果和PEA之类的爱情激素的效果完全不同,或许我们可以称内啡呔为婚姻激素。婚姻激素是在爱情激素水平下降后开始起主导作用的。婚姻的物质基础并不一定需要爱情物质参与其中。
  就像有些人天生很难被爱情打动一样,有些人就是没有办法得到充足的内啡呔使自己安定下来。他们的爱情生活是由一系列热恋——分手所组成的,周期就是爱情物质的波动周期,一般为6个月到4年。如果他们不幸而结婚,那么婚外恋也就成了一种必然。与其说他们有着一种放浪的生活态度不如说这是一种病态的表现,称他们为爱情瘾君子恐怕更加合适。
  爱情瘾君子们追求爱情带来的那种迷醉和疯狂,但当最初的爱情激素分泌高潮一过,他们就会感到空前失落,于是就不得不再次去寻找新的对象以术达到下一次的激情和满足。就像人对兴奋剂会产生抗药性一样。当他们的身体习惯于越来越高水平的PEA浓度时,这些爱情瘾君子们会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像开始时一样感受到爱情的冲击了。

 

 4.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缩写NE或NA)

  有强大的血管收缩作用和神经传导作用,会引起血压、心率和血糖含量的增高。所谓心跳的感觉就是去甲肾上腺素在起作用。它能让恋爱的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其原理是因为去甲肾上腺素有强大的血管收缩作用和神经传导作用,会引起血压、心率和血糖含量的增高。
  当然,任何物质都有产生到消亡的过程。若以上激素消失,人就会清醒过来,即恋人间失去激情。但如果人体能分泌出内啡肽来弥补的话,就可以产生历久常新的稳固恋情啦!

 

 5.vasopressin(后叶加压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

  动物实验中已经得到验证,注射了vasopressin(后叶加压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的雄性野鼠对交配过的雌性的兴趣会远远高于对其他雌性野鼠的兴趣,而面对其他雄性野鼠对自己伴侣的亲昵行为,它也表现得更加好斗。而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注射入老鼠体内会引起勃起,近年来美国几位专家(如Sue Carter和ThomasInsel)就曾尝试拿’伴侣关系’特别稳定的土播鼠与最不稳定的山鼠作一比较,发现土播鼠对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vasopressin)的感应力特强,而山鼠则相反;同时一旦土播鼠交配时的上述荷尔蒙受干扰,交配后便不宜结合为伴侣,而一旦把该种荷尔蒙感应基因移植在山鼠身上,山鼠便较愿担负社会责任与配偶责任。这些实验说明,即便是贞操、忠心,也可能是生物化学的奴隶。
  如果上述生物化学反应的确也对男女关系发生作用,那么,即便情侣对相互之间的吸引力来自何处并不自觉,所导致的**关系应当属于感性范畴。据一般人对**的描述,从缓和性压力到产生精神气爽和互相感激效果的光谱范围似乎有无限的大,同时,不幸每个人在择偶期间由于受到的时空限制又无法接触到尽可能多的潜在对象。于是,如果不考虑到**之外的其他因素,只要配偶一旦选定(不论是否缔结婚姻),其后随着时空条件的改变,接触到其他“感觉更加良好”的对象的可能性也是无限的多。除此之外,每个人的生理变化(如vasopressin荷尔蒙)也可能导致品味的改变,无论是在传统上还是在道德上,我们都认为一夫一妻制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人类之所以需要这种vasopressin荷尔蒙和需要安全可靠的伴侣,可能是因为怀胎过程特长,子女成长特慢,因此稳定的伴侣关系有助于人种的安全成长和延续。有关学者在研究几种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的过程中,不幸又发现这些主宰感情的荷尔蒙的分泌与感应并非永恒不变,往往,在时空条件改变的情况下,其供应与感应也会随之相对增加或减少。
  Theresa L. Crenshaw医学博士研究了vasopressin荷尔蒙在人体中的作用。她认为人体触摸提高了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的水平,它促进人产生爱的感觉。合成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可以用于治疗抑郁和强制性行为。
  性学专家金博士她最近出版的新书中提到;性吸引力和我们身上产生的化学物质有关,除了endorphins让我们欣喜外,例如monoamines、serotonin叫我们在恋爱中,一旦过了热恋期,这些化学物质便会逐渐消退,而我们也会失去爱的失落或兴奋感觉。不过,我们同时也会进入依附期:男女双方互相依赖,发展较为成熟的两性关系。这时候的oxytocin(后叶催产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之一)或vasopressin(后叶加压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会使我们感到平静满足。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pheromones(信息素)才是影响性吸引力的主要原因。有些人甚至将之称为“爱情灵药”,因为很少有动物能够抵御其力量,就连昆虫也不例外。事实证明,只要在母蛾上涂一点点pheromones,所有的公蛾就会抑制不住性欲,向母蛾飞奔,就算中间有屏障隔也是一样。
   Pheromones固然威力无究,不过人类似乎更上一层楼,发展出更特殊的性器官,那就是VNO。根据人类解剖学教授的研究,VNO隐藏在我们鼻子最顶端的骨头,正是帮助我们搜寻另一半的最佳探测器。因为VNO可以帮助我们嗅到异性所散发的pheromones,让我们心驰神迷的迷恋对方。专家还发现,男性的VNO对于女性皮肤上的类固醇特别敏感,反之女性对男性亦有相类的感觉。所以,国外香水公司利用这个发现,开香水新产品,而其秘密配方并非在女性的香水中,强调太多女性特质,而是加添少许的男性类固(steroid),效果当然奇佳。
  总之,苯基乙胺使人坠入爱河,多巴胺传递亢奋和欢愉的信息。去甲肾上腺素让恋爱的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内啡肽能够使恋人双方持久快乐。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则是控制爱情忠诚度的关键激素。

  爱的真谛:
  爱是需要激情的,当激情退去后爱情就需要变的理智,变成一种社会责任,一种付出……让爱情升华成亲情,人世间最伟大的其实是亲情,彼此成为亲人,让爱情充当调味料,那么两人的幸福生活将白头揩老。执子之手与子揩老那是多么浓厚的亲情呀,两人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到了合而二为一的境界。
  很多人总觉得婚前有爱情婚后没有,其实那只是升华为亲情时人们总还一味的追求着爱情追求着新鲜与刺激,却忽视了亲情才是爱情的归宿。
  爱情持续时间? 有永恒的爱情吗?
  爱情真的能永恒吗?
  科学家们已找到这个古老问题的答案。上面提到的PEA、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vasopressin都是影响爱情的物质。一般来说PEA的浓度高峰可以持续6个月到4年左右的时间,平均不到30个月(2.5年)。这和社会学调查得出的数据很接近。不用试图去挽回变心人的心,这个时候他对你的爱已经消耗干净了。

 
4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

 

你是我的眼

17 May


小黄一出生,上帝就没有给它黑色眼睛,但给了温暖。
出生40多天后,兄妹俩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哥哥小黑肩负起了导盲猫的工作。
小黄非常乐观,它总是笑呵呵的。任何人随时可以抱它。

即使你不小心把它摔地上,它的下一个动作,还是伸出小爪,要抱抱。

 
No Comments

Posted in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