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想說

變味的中秋節

1001430_10151855467059231_1595437028_n記得小時候祖父還健在時,每逢中秋節都有晚輩送來月餅來向祖父賀節。那時候月餅都用傳統的紙質包裝,高級一點的就用鐵盒,鐵盒的外觀多以花朵為背景再加上幾句祝福語,很有古早味。但小孩子才不管包裝如何,月餅好吃才重要!

在現今注重包裝的年代,雖然說將月餅用精致的禮盒包裝送禮是無可厚非的事,但還是讓人覺得現今的月餅已過度包裝。之前在面子書上就看到一個“手提包”月餅禮盒,如果沒去打開它,它完全就是一個名牌包,女生將它帶出門完全就可當著時尚配件,這么新奇的包裝讓人感覺失去了中秋節的本質,往往這些包裝禮盒可能都貴過月餅。

月餅也叫“團圓餅”,中秋節吃月餅,有象徵團圓的意思,但如果包裝搶完月餅的風采,這樣不就失去中秋節的意義嗎?

而這幾年古晉市民都會在中秋節當晚到馬中公園掛及提燈籠,還有燃放孔明燈,讓整個公園充滿燈籠的燭光,作為發揚中華文化,這是值得提倡及延續的。

這景象也讓我懷念,小時候在中秋節當天還沒到晚上,在黃昏時就迫不及待和朋友手提燈籠去游街,是很深刻及開心的童年回憶。

可惜在中秋節的隔天,看到有網民將馬中公園出現大量垃圾的照片貼上面子書,並留言譴責民眾破壞公園美觀的自私行為。

這種現象已顯示我們的公民意識需要提高,公園是公共場所,保持公園的清潔是基本的責任,離開公園時,記得也把垃圾帶走,不要讓美麗的公園變成一片凌亂的垃圾場,玷污原本美麗的中秋節。

(刊於2013年9月22日星洲日報砂州版 第2版時事聚焦專欄)

我們的聯賽

不久前在家觀看電視直播印度羽球聯賽時,感嘆為什麼身為羽球強國之一的我國,居然沒有自己的羽球聯賽?每次只能看本地多位球員,如一哥李宗偉、古陳等效勞國外球會。不過終於在這星期二看到報導說,大馬明年將主辦自己的羽球聯賽。

相信許多羽球迷都希望大馬有自己的羽球聯賽,不僅有助於推動大馬的羽運,也為已嚴重出現青黃不接的大馬羽球隊發掘更多人才,栽培年輕新秀,在國際賽上爭光。我們不能永遠只靠一個一哥,如果李宗偉退役後,又沒有新秀出現,我們就會從還算是羽球強國變成弱旅了。

目前代表我國出賽的球員,男單劉國倫、張維峰偶有佳績外,他們跟李宗偉及其他國家一線球員的實力還有一段距離,再說他們也不年輕了,進步空間也不大,但目前還沒有看到有出色表現的年輕選手出現。而年輕的球員也沒太多出賽的機會鍛煉自己,這要如何讓他們有出頭天?

大馬羽總目前在本地每年只主辦兩站公開賽及總決賽。主辦聯賽,除了可以讓年輕球員有獲得較多比賽機會,與一線球員競技提升球技及經驗,也可興起打羽球的熱潮,從中發掘羽球好手,讓大馬羽壇百花齊放,不會只單靠兩三個球員而已。

大馬明年舉行的羽球聯賽,將由Looi羽球學院主辦,總獎金高達500萬令吉,稱為大馬羽球紫色聯賽。根據Looi羽球學院董事經理許少原表示,比賽已獲得大馬羽總及青體部允許,分為兩個級別即19歲或以上、19歲以下的球員參加,每隊可擁有最多20%的外援助陣。

這項羽球聯賽也將獲得電視轉播,計劃在明年8月哥本哈根世羽賽後進行。希望這項聯賽的舉行,可以幫助提高大馬的羽球水準,讓我國成為名副其實的羽球強國!

(刊于9月8日砂州星洲日報第二版時事聚焦專欄)

[迷惑的8月]

這個8月,生活就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
是自己將自己的生活搞到亂糟糟的。
遊走在幾個人之間,搞曖昧、約會、看戲甚至跟其中一倆人上床。
朋友罵改變了,變貪心花心!我有點無力反抗,以前的我從來就不會同一個時間,跟好幾個約會,更不用說在還沒有很穩定穩固的感情前,就發生了關係。

說真的,這些都不是我想要,我只是想在裡面找一個適合自己的人,一起走下去。
當中有一個,我一直覺得她不錯,很想確定關係,但她好像不是那麼的想,我們每次的見面約會,幾乎最後都會在床上結束。

我不是個很清高的人,但我不想我們的關係,只是建立在性上面而已,最後我攤牌,希望明確我們的關係,結果她失踪了,找不到人了。看來我是她尋歡的對象之一而已。

這段關係的發展,讓我十分迷惑,我的情緒也被搞得很低落,有點無法正常的思考,那天跟一個對自己有意思的人出去,我們聊天,我和她聊我最近發生的事情,說到很沮喪的時候,她擁抱了….最後我們上床了。

這事情發生後,雖然對方表明,不用想那么多,就大家互相安慰而已,現在是什么世界,不是一上了床就要在一起。!

但我很氣自己、很沮喪,我打電話給我好友述說,他說我現在感覺是想在報復!報復上一個如此的對待,但無論如何,這個是無法被原諒的做法,不論自己的面對什么狀況,都本不應該這么做,這是錯誤的事情,用錯辦法發泄自己情緒。

接下來會如何呢?自己也不懂,只是對自己說,不應該在如此放肆自己,這樣的事情不應該在發生第二次。

前晚做了一個噩夢。我夢到我們全家人共車,開往一個未知的地方,我夢到我們行駛到半途的時候,為了閃避一輛巴士,我們的車子往前衝,停下來的時候,發現車子有一半是停在懸崖外,我被嚇醒了。這夢境會不會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警告,是時候懸崖勒馬了,不要在過這樣的生活了,應該清醒了。

開始失戀 第三頁

84fee1afjw1e7x1br4egzj20c8085gm0

失戀第三天,她被鬧鐘叫醒。起身的她,感覺靈魂沒有跟著醒來,整個腦袋漲漲的,可是她還得去上班。開車行駛在路上的她,沒辦很集中精神,腦里都是志杰和過往相處的種種。

他們的戀情來的很快,認識第三個星期,她就接受志杰的追求而在一起。

剛開始的第一個月,應該是他們這段戀情種給她最多甜蜜及愛的時間,志杰每天不管多忙都會有固定的3通電話,早上一通叫她起床,中午一通要她記得吃午餐,晚上睡覺前一通,訴說許多甜言蜜語。

每個晚上志杰安排許多節目,給她許多的驚喜,讓第一次戀愛的她,深深覺得志杰就是她終生需要找的人,要嫁給她的人。

但當他們第一次發生了性關系后,志杰對她的態度明顯的冷淡下來。電話雖然每天還有三通,但就簡單一兩句,不再天天見面,有時候找他都說忙,上個月更慘,電話變成有時候有,有時候一天都沒有一通,可能一星期才見面一兩次,有時候完全找不到人。

就如許多人說的,男人得到你身體后,就開始冷淡了,男人有種思想覺得,居然女人將她最寶貴的獻給你,就表示她完全是你的人,跑不掉了,所以就沒有那么對你用心了。但也不至于找不到人吧,直到她捉奸在床她才明白。

他們的戀情才維持短短的三個月,就出現了小三,是她的問題,還是就如小潔說的,志杰是個不甘寂寞花心大少來的。

到了店里,她強迫自己集中精神工作,失戀是自己的事情,不能影響了工作,老板不會因為你失戀對你仁慈一些。中午午餐時間,她決定打手機給志杰,事情總要問個清楚,而不是這樣不明不白的。

志杰的手機接通,但沒有沒接,她只好傳了一通簡訊過去。

“志杰,已經好幾天了都聯絡不到你,讓我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想分手也跟我說清楚。”

5分鐘后,若琳考慮了一下又傳了另外一封簡訊過去。

但直到她下班,直到她回到家,她還是沒有等到志杰的電話。

她心想在這樣下去,她就快發瘋了,她決定就直接殺到志杰家說清楚。

但在去之前她又傳了一封簡訊,“前天,我到你家去了,你一定忘記你給我你家的鑰匙。聯絡我吧”

不到一分鐘,志杰就打電話過來,若琳深呼吸了幾下,接起了手機。

她保持著平穩的語氣,“你終于使得打來了?”

“若琳,你說前天你來過我家,那那那。。。你。。那。。”

“不用在那那那,我都看到了。”

……………………………….當若琳說完這句話,手機另一邊安靜了一分鐘,若琳心里幾乎還在等待志杰該說些什么來挽回,雖然她不懂是否會原諒,但起碼她想聽到可以讓她心舒服的話語。

“若琳,居然你看到了,我也不想隱瞞你,我們分手吧!我覺得我們實在不適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想傷害你的,我一直想跟你說,但我沒有勇氣,是我錯,對不起……我…..我…..”。

“為什么?我哪里…”

“我…..你沒有哪里不好,你很獨立,但….我們性格不適合,我不是個好男生,是我對不起你….我….我…..”若琳耳邊居然傳來志杰的哭泣聲,她沒有聽錯吧,要哭的人應該是她吧!

“我們分手吧,嗯,鑰匙就不用還我了,我會換門鎖,再見保重。”

她就這樣被分手了,本來應該是她發脾氣大罵,但沒有?她就這樣被分了,她一時間呆住在哪里。剛好電臺播放蔡健雅的紀念…….

想念變成一條線 在時間裡面漫延 長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兩個面

他在春天那一邊 妳的秋天剛落葉 剛落葉

如果從此不見面 讓你憑記憶想念 本來這段愛情可以記得很完美

他的樣子已改變 有新伴侶的氣味 的氣味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嗯)~~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也許那一次見面 是生命給妳機會 瞭解愛只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

只是渴望會改變 他的愛已經不見 已不見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嗯)~~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心中的愛和思念 (念)~~

都只是屬於 自己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的紀念

她的初戀就這樣告別她而去了!

開始失戀 第二頁

6bb6f199jw1e2a948kgapj

失戀的第二天,林若琳被手機鈴聲吵醒,一看時間居然已經是11點了,上班遲大到。她連忙接起手機,是同事小雨。

“若琳!你在哪里?11點了你還沒有來上班嗎?后天就是情人節了,一開門就好多人來用頭發,我和老板忙到一個人當3個人用,你還不來,老板一定會殺了你。”

若琳往鏡子一看,自己臉毫無血色不打緊,還水腫,而眼睛更是因為哭了整晚而泡泡的,這樣的鬼樣子是如何見人,但她不能請假不去上班,她不想沒了戀情后,連面包沒有!

“你跟老板說,我盡快到。”一關掉手機,她好想大哭,她居然連失戀悲傷的時間都沒有。

一趕到公司,就看到老板的臉黑的比煤炭還黑,因為有顧客在他沒有當下發作罵人,不然她的祖宗十八代都會出來和她見面。她趕緊穿上圍裙服務客人去了。

林若琳是名美發師。

“若琳,幫我將紅色的染髮劑拿過來。。。。若琳,嗯。。。。若琳!”

“什麼?。”“幫我將那紅色那瓶拿來,你是在發什麼呆。”

“對…對不起。”被老闆這麼一叫,才讓若琳從失魂中被叫醒過來。

她根本無法專心的工作,腦子都是昨天看到的畫面。一整天她都在注意手機,志傑一通手機都沒有打來。不是今天而已,最近只要她沒有先主動打電話給他,他永遠不會回覆她電話,所以她才會想到去志杰家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且沒想到看到不該看的畫面。

其實如果現在志杰打來,她也不懂要不要接,要如何面對?質問他是否劈腿了?但他可能沒有發現到,昨天她已經去她家看到妖精打架的畫面。所以她只能罵他為什么沒有找她而已,就這樣而已!

志杰也沒有打來,連一通簡訊也沒有。下班回到家,隨便吃兩口飯,就回到房間發呆,她開了電腦,看看志杰面子書上的頭像是否顯示青燈,又在看看手機有沒有未接的來電或簡訊,但一切都沒有。她是莫名的被飛了嗎?

躺在床上的她不敢閉上眼睛,因為她懂閉上眼睛,腦子里都是志杰的畫面,還有那床上的畫面,像新聞跑馬燈一樣,一直一直一直不停的重播,然后又一直回想她和志杰相處的種種,她很想不要想,但那記憶好像自己上門來找碴,狠狠的痛擊著她。

原來失戀是如此的讓人的心哪里的難過,原來眼淚會一直流個不停,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淚腺是如此的發達!

她回想起當初,當她將志杰追她的事情告訴好友小潔的時候,小潔并不同意她接受志杰。

[我雖然和志杰認識不深,但他身邊的女伴如還畫一樣快,就知道不是個專一,貪新鮮的家伙,我不覺得他會對你好,不要這樣苯苯,將自己的初戀給了這樣的家伙。]

[哦........]

那是已經是她認識志杰的第二個星期,兩人已出來約會過三四次了,本來已經有好感的更有感覺了,她想那時,只是等待志杰開口表白,所以她根本就沒有將小潔的警告聽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