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 抓狂边缘。牢骚 -

把自己锁在书桌前,努力的为毕业论文增加重量。
可怜!就只有零食们为我打气!
结果发现,腰围以下的重量增加速度好像比较快。

除了吃除了睡,青春就如此捐献给了电脑。
还没有听见谢谢一声呢!
名副其实怨气十足的宅女。

干嘛我的租金是房间客厅一个 package 的?
人家都只待在房间里啊!你来说,公平吗?


乱乱的桌子,还有桌子下一大堆的等着被消化。

这样子的自闭,很多时候脑子没垮,眼睛就先投降了。
顶着肿肿的眼睛,咪着看世界,原来也没有特别漂亮!
听见身体机械发出生锈声时,才愿意离开紧紧粘着屁股的椅子。
钻入被子里,竟然梦见伟大发明!
还上台领取诺贝尔奖呢!台下掌声如雷!
醒来却热泪满眶。不是感动!
而是睁开眼睛还是看见满满的乱乱的论文草稿以及数据分析 ..
后悔梦里没善于利用
那诺贝尔奖奖金,找人漏夜把论文写完!


荣誉学士那一年的研究论文。现在3年的博士研究,论文要这个的三倍厚?!

常被问,你没有染发的哦?
不是抗拒,只是在老外的国土上,五颜六色的头发到处都是。
反而觉得头上的黑色珍贵非常。
可是 ..
可是 ..
如果染了金黄色,就可以让ABC在脑子里茁壮成长的话,我染!
我立刻去染!啊~


揭下实验室书呆子的面具,博士生们的好玩一面!

会羡慕他们这些天生只懂 ABC 的。
像我这种游走于ABC与方块字的,有点两头不到岸!
抓狂~

牢骚,像放出去的屁一样,臭不臭是人家说的!
反正毒素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就好了!

为自己泡了杯蜜糖柠檬汁,开动引擎!
加油,只能继续加油!

- 显微镜下的感动 -

对于研究,我一直抱着珍惜的态度。
除去排山倒海的压力不说,我相信自己是幸运的比一般人有更多的机会看见更多。

研究精子,让我更接近生命;每个精子都是一个生命的可能。

`
      显微镜下染了映光色的精子与卵子;              受精了的卵子分解成两个细胞。

精子们以高速度的胡乱游着 –
然后像磁场正负相吸原理一般,感应到了卵子 –
精子们一窝蜂粘上了卵子外围,试图成为那个第一的唯一 –
然后像电影里导演安排的英雄一样,最强的那个精子突破重围,跨越了卵子外核,勇往向前 –
卵子感应到了此变化,让外核起作用,阻止其他精子进入 –
精子和卵子二合为一 –

这是一个小生命最尖端的开始。
而能从显微镜下见证这每一个阶段,让人感受更深。

常有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太多了,生活很艰难,很灰也!
可是有几个的他们知道,其实生命在还没有开始之前所面对的是更严峻的考验?

研究世界里,每个生物的存在,每个生理元素的变化,都有它一定的必要性及原理。
就像生命里每一个存在的自己,都有他一定的价值!

- 关于那个我 -

逃离旧的部落格,没有很狼狈。
开发这个属于我的新天地,打算从新出发。
也从心出发。

所谓的改变,不一定是要经历了什么狂风大雨之后的。
风平浪静的时候,改变,好像更能让自己拥有那份参与感。

先跟所有衣服人打个招呼。
喜欢这里的热闹。
大家那股对方块字的热诚,让人动容。

上一次写 ‘我的自述’ 好像是 N 年前还是小学的时候。
回头一望,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今天本来打算写个 N 年后版本的。
才发现,人长大后,对越简单的事总会报以越复杂的心态。
‘我的自述’ 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写。
断断续续的,写得有点力不从心。

* 很久以前就发现自己不幸染上天秤座的优柔寡断。无可救药。
所以也没有很在乎。只是难为了身边的朋友们。

* 用心微笑着享受当下。用眼睛触觉去感受每一份属于当下的喜悦与感动。
却也矛盾的喜欢想当年,说从前。虽然知道缅怀过去是种病态。

* 在澳洲第七个年头了,依然没有因为 ABC 而背叛方块字。
钟情专一程度可圈可点。

* 虽然与斯文从来都无法画上等号,但还是难以让人相信这双手至今杀了近千只的白老鼠。
研究所需,环境所逼,善哉善哉!博士生从此被冠上 ‘老鼠杀手’ 称号。上诉无门。

有没有那么一天,你坐在电脑前,写着部落。
突然觉得很幸运,因为自己可以写也愿意去写?

这一刻的自己,感觉很幸福。
那份对写的执著,以及文字所给予的满足感,让生命更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