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

结束了两个月的欧洲自助旅行,Dan 把旅程的最后一站定在新加坡。他说,是因为螃蟹的魅力太大了,所以才顺道来见见我!

呵呵,为了不辜负他对螃蟹的期待,我集合民意,由朋友带领,来到了这间 No.3 Crab Delicacy!首先来个 crab noodles 瓦堡螃蟹粗米粉!味道不错!
再来一个辣椒螃蟹!来新加坡怎么可能不吃辣椒螃蟹呢?卖相很赞,味道还不错,只是会越吃越辣!
克拉码头(Clarke Quay)是夜越深,人超越汹涌的。我们选择了“诊所”(Clinic)坐下来喝东西。这 Clinic 其实是一间 pub。卖点是里头的椅子都是轮椅!可惜的是侍应生没有穿上医生护士装!:p
Dan 叫了“Blood Transfusion”。来的是一包“血”!就像医院里输血吊点滴的那种模样!跟你说,这包血可不便宜呢!新币50元!而且听说没有太好喝!:)

有朋自远方来,虽然很多时候都会忙坏了自己,但,感觉还是不亦乐乎的!:)

- 好像渐行渐远。怎么办?-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竟然没有所谓的手痒心痒什么的,不可思议的没征兆。
努力的寻找这其中的疑点,因为相信热诚没有真正的死去。

曾经,周遭都是金发蓝眼的。
所以,我顶着一头黑发,坚持不把黑色染成五颜六色。
曾经,周遭都是说写 ABC 的。
所以,我尽我所能,捍卫属于我根本的方块字。
曾经,我与家乡相隔 8 小时的飞行。
所以,我写,我说,我记载生活的点点滴滴,企图用文字堆砌成桥梁,联系着自己,以及家乡的朋友。

然后,“曾经”都成了过去式。

现在的我,走路的速度是从前的两倍快;说华语的机会是从前的十倍多。
城市的生活,千篇一律的呆板。我少了分享的那股冲劲。
就算无意间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也可能轻易的被机械化的思维给过滤掉了,来不及化为文字。

我好像忘了最初的执著,那份对于写,对于方块字的执著。
是我将它遗漏在什么地方了吗?

如果谁在这座冰冷的城市里捡到了我的执著,请你还给我。

- H1N1 疫苗 -

H1N1 夺走了不少人命,让人闻之变色。
H1N1 也曾经让很多人疑惑,到底它跟猪有没有关系。

现在,是人们不再关注 H1N1了呢?
还是,H1N1 已经不严重了?
H1N1 好像已经成为历史了。

H1N1 疫苗刚刚面市。新鲜。
新加坡政府预订了 1亿剂,现在已经购进了 25万剂,在市面上供应。
定价 $29/一剂。

新加坡国立医院,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职员们都可以免费注射 H1N1 疫苗。
我,包括在内。

下个星期就要注射疫苗了。
在疫苗还没有很普及的当下,我竟然有种当白老鼠的感觉。

突然发现,自己终于明白那些之前被我屠杀过的白老鼠挣扎

愿安。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