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 我的极限:跳楼! -

没有体验过,是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可以去到那里的。
那一天的圣陶沙岛,我见证了自己的极限。
被朋友半推半就的拉到“跳楼”现场,我竟然有点呼吸困难!
装备好后,我们上了这个四层楼高的站台。
或许在你来说,区区的四楼算得了什么?
可是当下的我终于认知了自己的畏高!
我。怕。高。
工作人员说:我数到三,拍你的肩膀,你就跳下去咯!
一。二。三。
我转过身,大喊:我不要!啊~

那是一种警觉性的反应!
那么高,本来就不应该跳下去的嘛!
原来,要踏出那第一步是很困难的!

终于跳下去后,我全身僵硬,一直在抖!
跳楼,是极限了!
笨猪跳?别搞我!
记住,我畏高的。

- 正负 拉扯 -

脑子很大  满满的
装着的是他的秘密  烦恼
还有我自己的  基因蛋白质论

我的正面  以及他的负面
进行着一场拉扯战
拔河  原来没有很好玩

辅导员的角色  时而称职  时而败坏
消化系统的阻塞  可能让负面能量泛滥成灾
回收的情绪如果没能适当处理  属于正面的胜利也就是遥不可及的了

那一行ABC他说  有过自杀的念头
我辞穷了

正面  如何继续和负面拉扯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