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 封闭的日子 -

最近的日子都在封闭中。
写我的研究学术报告
没有逛街。没有MSN。
感觉像是回到了那一段写博士论文的日子
没日没夜。
不堪。

只是现在的封闭有点不一样。
因为除了闭门写报告,实验室里的研究还是得继续,学生们的实验还是得督促。
忙。
忙得很不干脆。
忙得很没有条理。

至少写论文的时候,可以不必出门。
不必赶巴士。
不必烦学生烦实验。
不必理会自己的仪容。
只需要窝在自己的角落里,专心的写。写。写。
还可以一整天穿着睡衣。没人理你。

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深呼吸。
灵感好像开始浮现了。
咬紧牙关,继续加油。

- 你要嫁了! -

那天收到了从澳洲捎来的消息。我认出了你的笔迹。
厚厚的信封里有幸福的气息。


红色信封是写给老人与船的。你时常问起老人的事。每次听到了老人对船的好,你会微笑。


红色信封里是你们自制的订婚邀请柬。漂亮!你说虽然知道我无法参与,你还是把邀请柬寄上。
是要让我知道你没有把我忘记。让我知道你多么的希望我可以在场。

动容。

信里你说真正的婚礼在明年底。你说要问我一个很特别的问题。问题放在紫色的信封里。
我打开紫色信封。里边放着你自制的书签。


“你愿意当我的伴娘么?”你问。

动容。

- 心情故事。阴 -

当辛劳与收获在天秤上无法取得平衡的时候,脑细胞会自动式的进入睡眠状态。
醒着的只是身体上的其他细胞。
我们称这个叫行尸走肉。
Auto-pilot mode。

我用了比平常慢三倍的速度走向巴士站。
今天不想赶路。也不想追巴士。
毕竟 auto-pilot 的引擎用的只是一号 gear。

我很新加坡人似的,用耳机塞住一双耳朵。
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刘若英的陪伴。

这样的封锁让自己觉得很安全。

我低下头看着脚尖走路。
沉淀。

我抬起头望着天空蔚蓝。
豁达。

当辛劳与收获在天秤上无法取得平衡的时候,我选择了更努力的付出辛劳。
加油。
天秤一定会有平衡的时候的。我相信。

- 恋上 616 -

对于 616 的喜欢,是累积性的。

616 不是车牌不是门牌。
616 不是 4D 头奖号码。

616 是一个日期。
今天,616 日。

曾经,616 只是二靓的生日。生日快乐!
后来,616 成了六靓的结婚周年。周年纪念快乐!
今天,616大靓的婚纱拍照日。要漂漂亮亮哦!

616 就这样成了靓靓的专属日子。
616 代表着幸福。快乐。616 我想你们。
端午节快乐 :)

- 老二 -

老二喜欢用自己的方法做事情。
大人们说这叫倔强。

老二喜欢更改游戏规则,尤其当她就快输的时候。
大人们说这叫狡猾。

老二喜欢跟着大人们的语言。英语华语粤语。
大人们说老二比较敢学东西。

外甥老二蛮有个性的。

个性与家庭排行是有关系的?
找来了一篇文章分享:

性格与排行有关
秦利

  奥地利一位精神分析学家认为,家庭里排行的顺序是人格形成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美国一位心理学教授和一位德国医生通过调查也证明,不同家庭出生而排行相同的子女在个性特征上有很明显的共同点,尤其是在有三个子女的家庭里表现最为明显。

  一般来说,排行老大的多数是理想主义者,这些人诚实可靠、勤劳、踏实、有主见,事业心与进取心很强,受人信赖和尊敬,常能得到父母的欢心,对生活中的忧虑、若恼比较敏感,善解人意,不会做一些很冒险或者是刺激的活动。

  排行老二的多数是折中主义者,这种人比较自由散漫、开朗、乐观,他们能够和弟兄姐妹和睦相处,有应付各种人的本领,比较固执,独立性强,喜欢结交,喜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排行最小的通常比较胆小、害羞,大部分是多愁善感型的,对别人不轻易相信,也不太会交朋友,比较清高。

(北京科技报)

外甥老二比较古灵精怪。


我也是老二。
我也是这样子的么?

- 关于 生活 -

多久没有放慢脚步,用心的看看自己的生活。
审核一下这样的当下,是不是自己所满意的。

走在路上,不再会有人亲切的向你打招呼问好。
超市逛街,售货员收银员脸上有的是机械式的表情。
不小心被人撞到时,心里不再期待对方的一句对不起。
学会了追巴士,挤地铁。希望自己不会忘记让位给老人家的基本美德。

多久没有欣赏身边的风景了。
身上不再带着照相机。我失去了捕捉小感动小细节的能力。
思绪好像变得不敏感了迟钝了。是皮肤上那层厚厚的死皮的关系吧。

不需要上班的日子,我开始喜欢窝在家里。
看书看电影看部落看电视看杂志看天看空白。
你说我的离群是因为终于长大了。
我却相信自己依旧是好玩的。
如果这里有漂亮的沙滩海洋湖泊。
如果这里有简单单纯纯洁洁白的生活。
你会看见我自由自在翱翔的快活。

这是牢骚。
牢骚的定义在于你把话说出来其实并不指望任何的改进方案。

- 穿白袍的自己 -

偶尔,我会无聊的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满脑子的‘如果’。

如果,我能穿得漂漂亮亮的。
如果,我可以踩着高跟鞋婀娜多姿。
如果,我能抹上淡妆指甲油。
这样的上班一族形象很高雅。
我却只能抱以羡慕的眼光,偶尔。

我穿着小背心牛仔裤。
我踏着平底包脚鞋。
我素颜素指甲头发随意往上攀。
这是我上班的装扮,每一天。

穿上白袍手套之前,我像个去逛街的休闲族,更像个赶上课的大学生。
穿上白袍手套之后,我以自己的方式呈现所谓的高雅,还有专业。
习惯了这样无拘束的装扮,虽然偶尔还是会无聊的满脑子的“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