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 我是科学家? -

今天的实验组会议结束后,老板为大家做了一个小小的心理建设。
很多时候,我们闭门做实验的,很容易就把心也关闭了。
尤其是当实验一直失败的时候,很容易就这样迷失了自己。
就这样忘了自己做研究的目标是什么。

老板说,我们当科学家的是属于优势一族。
优势一族,指的是有能力改变世界的一群。
这群人里包括了政治家,以及科学家。他说。
所以我们应该珍惜自己的地位,加以运用。

澳洲的回忆里有那么一段:
穿着实验白袍的我在大学的电梯里遇上了一位修理电工的老伯。
他问:将来是医生哦?
我说:不是。是科学家。
他问:会改变世界咯?呵呵。
我说:或许。呵呵。

我每天低头做实验教学生算数据写报告。糊里糊涂的一天又一天。
原来是忘了抬头看看自己的理想。迷失。

末,老板多加了一句:Don’t lose your heart!

身上的三个器官对我们很重要:
脑袋,要想得精想得准想得远。
双手,要在实验桌子上有所作为。
心,要有志气有理想。

心,很重要。
不要弄丢了它。

船是科学家。
加油。

- 原始部落 -

不忙的星期五,决定好好的写一篇部落。
用我最原始的部落精神,用心的堆积方块字。
单纯的方块字,而已。

发觉自己对生活的态度,有那么一点点的得过且过。有时候。
也就是说自己没有很努力很尽力地去生活。有时候。

每天上班做实验教学生算数据写报告。总是缺乏了一点点的冲劲。
有时候参加什么研讨会听什么讲座跟什么研究学家交流的。有点在混日子。
哪天上班时追不到巴士或交通大混乱,一天的心情就这样被糟蹋了。郁闷。

对于生活的热诚是被城市的脉搏给吞噬掉了?
还是自己狡猾的在寻找借口来掩饰自己的罪行?

曾经,很用心地做好每一样的事情。
用心的写部落。用心的作研究。用心的经营每一段友情。用心的对待自己。
现在,我迷迷糊糊的。时间好像过得很快,日子却似乎没有用心的去把它过好。

应该如何进步进步进步呢?

借用自己部落的一点点空间,做一次彻底的自我规划。
或许说了未必全都能办得到。但至少自己沉淀的思考过。
踏出了第一步,接下来走下去应该会轻便一些。毕竟我穿的是平底鞋。应该不难前进。

很想好好的坐下来读一本书看一场电影听一首歌。
很想细细的看身边的人事物,然后把它们记载成文字。
很想为朋友做一张卡片搞一个生日会写一封信。
很想再次拥有那份能耐早上七点之前到实验室,晚上八点以后离开实验室。

很想把自己做得更好…